「香港人,係乜嘢驅使你今年7.1又出嚟遊行呀?係貪得意丫,定行禮如儀呀?」

「係中聯辦同黨報不會懂的堅‧愛同責任呀!」

老老竇竇,喺呢個政府對民情置若罔聞嘅世代,一埸社會運動嘅所謂「成功」,不在於有冇帶來咩實則嘅改革,而在於參與人數的多寡。你會話:挑!咁做嚟做乜?

無㗎,係無即時嘅改變㗎。一地兩檢會照中央計劃上馬、豆腐沙中綫無人會被問責、一身漢服嘅梁振英繼續竭斯底里地喪出無甚意義嘅律師信長戚戚。再加上呢一兩年間,民選代議士被夾硬DQ、雨傘運動同旺角騷亂等相關涉案人先後鋃鐺入獄、立法會淪為任意宰割香港的垃圾會……罄竹難書。

要數盡香港政府有幾不堪,比數人渣前度更加困難。心好累係咪?我懂,我們都懂。

話雖如此,我哋仍然唔可以放棄。唔係好天真地妄想出嚟行個大運,就旋即可以扭絕劣勢,而係我哋無可能咁輕易放過班賤人。It’s all about making a statement.「行一行,可以有幾唔放過班賤人呀?」不如我調返轉問你,遊行人數少,邊個最嗒得杯落?個個都覺得少自己一個唔少,自願噤若寒蟬,就正中中共下懷。次女我一向不諱認,自己從來不是個寬容的溫婉女子。政府令我無法安居,我都不能令佢哋坐得安樂。十分膚淺的概念,但我哋咩都冇,手無寸鐵,就係得人多。想像下林鄭7月2號睇頭條,黑壓壓的人頭駱驛不絕;打開電視睇新聞,個個都話要同政府算賬。佢塊面會有幾黑?諗下都爽。

雨傘運動之後,社會委實元氣大傷,大家都攰了。從此,我哋都多咗塊瘡疤。有人選擇遺忘瘡疤的存在,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亦有人念念不忘,渴望再有回響。但所有人都一樣嘅係,我哋都有種恨──恨中央嘅極權、恨權貴嘅無恥、恨香港原是一塊好鐵,卻落入錯手而不成剛。「恨」和「愛」,原是一體兩面的──因為太愛了,所以恨。我不知道嘴裡常喊着「香港已死」的人當中,有幾多位真的可以移民而從此安居樂業、心安理得。

廣東話和正體字的承傳正面臨前所未有、亦是無法想像的危機;香港華洋混雜的魅力所在,被玻璃心的強國視為殖民餘孽眼中釘,97前種種對回歸中國後的荒唐幻想,居然一一成真。高官們前仆後繼的,以突兀無比的手法,篡改歷史課文,齊齊指鹿為馬;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笨拙,因為知道我們奈他不何,則更令人氣憤。再來國民教育的回魂、23條的來襲,均是要將香港打造成中國一個省份的基石。

如果你對這維多利亞、這我們的根尚有感情,那麼你便有責任告知政府:香港並不是這樣的,香港也不應該是這樣的。更重要的是,我們必不能放棄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以及作為香港公民監察政府施政的角色。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守護香港亦然。如果今天你放棄堅持了,等同把香港、把我們的下一代雙手奉上給我們鄙視的人。如此,得罪講句,你無資格再怨甚麼。

最後,送你一小段香港本地樂隊LMF的歌詞:

//我並唔認同你講既一切一切
但我會捍衛 即使死不眼閉
並唔認為你所謂既需要剋制
會帶黎公平 穩定壓倒一切唔屈服於錢幣唔怕照肺
見權貴一樣照吠 正義係不顧一切
唔怕揭穿虛偽 住濁世繼續警世
唔會感到孤獨 為自由不枉一世你不要放棄 堅持到尾
自由要接捧 我哋要靠哂你
不管犧牲幾多 揸緊中指我道理
不自由 毋寧死
妥協最後 失敗者只會係你//

同路人,讓我們7.1街上見。

次女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6月3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