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過後,無力感成為了關心香港的人之間一個恆常的命題。這種無力,不是一覺睡醒就能舒緩的疲累,而是在困境中見不到希望、想放棄的那種「心很累」。2017年衰事連連,2018年還是陸續有來。「民主最黑暗的一天」、「法治已死」之聲如雷貫耳,有人戲謔是「政棍」販賣恐懼乜乜乜。我倒希望這只是狼來了的故事,實情卻是香港時事真的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無力久了,不禁容易質疑自己:到底香港真的是病入膏肓,還是自己只是驚弓之鳥?會不會在自己認知以外,其實「太陽照常升起」,市民生活如常?幸好,或是不幸地,不公義的事情不時發生,建制派、香港政府、「北大人」總會不忘貼心地提醒你昨日為何憤慨。公民廣場、新界東北兩案的刑期覆核才沒入記憶深處,暴動案的裁決和「具阻嚇性」的七年判刑就來了。

正好臨近六四,廣場上射殺示威群眾、王維林隻身擋坦克等畫面又回到公眾的視線之內。臉書專頁訪問中學生,香港人赫然驚覺新一代部分人對六四無知、無感,進而慨嘆香港正成為沒有記憶、失去靈魂的城市,與北方國情「無縫接軌」、「人心回歸」。其實不然:這一代很多人都記得那日警察在夏慤道施放催淚彈,自己在訊號時強時弱的手機上看到裝甲車入城、警察要開槍等流言,趕上金鐘站關上鐵閘前的最後一班地鐵。更不用提前年大年初二,那荷槍實彈的警員把長槍指向群眾的那一刻,街上群眾的安危是如何懸於一線:就差警員沒扣下扳機而已。

當然,今天的中國「厲害了」,再不會輕易讓嗜血的形象流傳開。與血淋淋的殺戮相比,躲在「依法治國」後面的專權更容易令人欺騙自己,香港政府亦學懂了一招半式,事事宣稱「依法行事」,打壓議會民主和街頭抗爭還不忘高舉公安條例等殖民惡法,躲在法庭後面狐假虎威。

時至今日,新東補選辛辛苦苦要保住的「關鍵一席」早成鏡花水月,建制派有足夠議席為所欲為。為趕及建制派尊貴議員離開香港的時機,梁君彥無理限制發言,一地兩檢議案得以通過。其朋黨下一步仍要修改議事規則,意圖禁絕民主派議員的負隅頑抗。如此行徑是見風使盡艃,是大權在握、不顧民情的囂張跋扈。

以上種種都是有力證據,證明我們並不是無病呻吟,但無力感可能仍然揮之不去。局勢很差,但遊行示威就有用了嗎?遊行人數不斷下跌,示威不就是示弱嗎?

這些說法看似頗有道理,實是意氣之詞。抗爭不是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有希望。近來正值四年一度世界盃,既然大家連看足球都討厭「勝利球迷」,做人又為何要期待「民主會戰勝歸來」?何況,正確的事不因其「有用」而正確,公民亦不應等到遊行見效才行使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

球迷忠誠地支持心愛的球隊是愛,也是責任;香港作為我們的家園,難道就不值得我們的一點關心嗎?七一將近,要做香港的忠實支持者,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勝利球迷」,你懂的。

(原文載於2018年6月27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