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兩期其他巴絲都寫了關於律師費的文章,我今期就同大家講下律師的時間記錄(time sheet)。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律師樓的律師都是按鐘收費的。就一般國際律師事務所來說,合夥人的收費大概每小時收取港幣7,000到港幣9,000,甚至過萬都有。律師的每小時收費則按年資而定,大約港幣3,000多到港幣6,000多不等,而見習律師則收取約每小時港幣2,000多的費用。

既然律師的收費不便宜,所以他們都會把自己每天為客戶所花的時間好好記錄下來。時間記錄以每6分鐘為一個單位,亦要在所花時間旁邊清楚記錄工作的細節,讓會計部的同事每個月尾出收費單時,客戶可清楚看到每一位律師每天花了多少時間在甚麼工作上。

律師填寫時間記錄時,都要很小心採用甚麼字眼。例如,研究法例或案例不可寫作「research」(研究),而要寫「analyse」(分析),因為客戶會覺得律師應該甚麼法例都認識,為甚麼自己還要負責律師研究法例所產生的費用呢?但事實上,由於每宗案件的事實情況都是獨特的,而且每一步行動都會影響到全盤策略,所以律師必須為每宗案件應採取的步驟作出詳細分析。又例如,合夥人召喚律師到辦公室內討論工作,時間記錄不可寫作「discuss」(討論),而要寫作「internal briefing」(內部簡報);當收到及讀取客戶電郵時,不可以寫「read」(閱讀),而要寫「consider」(考慮),因為「討論」及「閱讀」這類字眼很不專業。

事實上,當一宗案件有多於一位律師參與的時候,他們填寫的時間記錄都會因為個人風格而有一點不同。所以律師樓中食物鏈的最低層(見習律師或剛獲取執業資格的律師)每個月月底都會列印每一宗案件當月的所有有份參與的律師之時間記錄,務求把每位律師的時間記錄所用的字眼雕琢得有一致性。

另外,例如見習律師記錄了他某月某日跟合夥人有12分鐘的內部簡報,見習律師要確定該合夥人在同一天也有相同的時間記錄。總之,見習律師在評論各位律師的時間記錄時,要預計客戶閱讀該些時間記錄時會問的問題,而相應作出雕琢。這些全是很花時間但又是必要的過程。雖然律師花很多技巧及時間在填寫或評論時間記錄上,但當中所花的時間是不能向客戶收取費用的。

Nessie Woo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6月2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