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生仔,後面個鬼佬大狀嚟?你學緊師啊?啱啊!人生就係每一日都要學習!」由區域法院門外起,這位滿有意思的的士哥哥不斷和坐在前排的我攀談著。

「Hello! Are you retiring? Good! Work more, earn more! Enjoy life later!」他緊接著用流利的英語和師父交談,師父更打趣說他的英文比現在很多律師說得好!

「其實你哋呢行同我呢行咪一樣,話就話唔可以拒載啫。我揸住架車,鍾意載邊個就載邊個。上次啊,我喺大道中,前面3個行家都係吉車。見到個女人拖住個篋,3架都唔載喎!咁咪我上囉!」司機大哥駛過皇后大道中時道出往事。的確,大律師和的士司機一樣,有不可拒接原則(Cab-rank rule)。根據大律師公會《行為守則》第6.1條,只要客人付出合理價錢,而案件是該大律師的執業範圍,不論案件的類型、性質、長短或複雜程度,他都不能拒接。除非在該案中大律師發現有利益衝突、有某些因素會影響其獨立和客觀判斷、或出現時間衝突。

可是,理論和實踐是兩回事。大律師可透過上述理由拒接案件。可幸的是,筆者沒聽聞過有大律師因個人好惡而拒接案件。當然,真實拒接的原因,往往只有該大律師自己知道。所以筆者沒聽聞過是十分正常的。唯一想到的例子來自一部影響筆者甚深的電影《法外情》(注意:以下內容有劇透成份!)。戲中由劉德華飾演一名初出茅廬、滿腔熱血的大律師。他接的第一起案件為妓女(葉德嫻飾)被控殺害城中富豪兒子。當時,律師跟他說由於這案當事人沒錢,加上不敢開罪權貴,城中大律師無人肯接。最終案件由劉德華接下並漂亮的替當事人洗脫罪名。我想沒有比這例子更能反映出為甚麼「不可拒聘原則」那麼重要。當然,戲中有這個安排是要突顯劉德華那種「未畏強權和盛勢,我將正義作膽」的性格。

大律師接受延聘,從來都不能計較當事人有沒有錢,更要不畏強權。只有這樣才可確保每一個人都受法律保護。一個「法」字,不是「有水先有得去」。

筆者曾出席一個由英國著名刑事御用大律師主講的講座,題為「為甚麼要替那些不太好的人(Not very nice people)辯護」。其實,他口中這些人就是我們所稱的「人渣」。他們要不是連環姦殺犯就是隨機行刑者,總之都是社會上人人喊打的那些。御用大律師都明言他的同事及朋友都有問他,現在有名有利,為甚麼還要替那些人渣辯護?他們又付不起錢,不如多做一些名人或商業罪案吧。其實,每個律師應該都被問過「你哋係咪為錢就會幫啲衰人打甩官司架?你哋唔怕做得『陰質』嘢多有報應咩?」

大多數答案都會是我們要相信客人,所有人定罪前都是無罪的。那夜,御用大律師跟我們說,法官都是人,要他們做到百分百中立是沒可能的。所以,法官們也難免會對「人渣」們有偏見,若果沒有人去代表他們,這是對法治和人權最大的衝擊。

辯方大律師,其實只是代表被告在法庭上陳述己方理據。最終由法官或陪審團去裁定被告有罪或無罪。律師們其中一個金科玉律為「不可誤導及欺騙法庭」。所以,若當事人在大律師面前承認了,但堅持在庭上不認罪,《行為守則》已在這情況下給大律師很多制肘。

希望各位同業可以堅持我們的Cab-rank Rule,藉以確保每人都受法律保護。

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