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朋友話,唔識人真係唔敢搵律師,因為驚佢哋亂收費。同一時間,喺平行時空,我哋事務律師律師有時會唔識人唔收個客,原因包括驚佢哋亂講價同唔找數。

客人驚律師亂收費,呢個我當然明白,但事實上,不論係我哋事務律師還是大律師,收費都有法例同專業操守規範,所以一般唔會亂籠得去邊。例如,《法律執業者條例》(香港法例第159章)及其附例,同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特別是第四章),已經要求我哋收費必須合理,亦就住我哋點樣同客人傾價錢、點開單、點追數等,有詳細嘅指引。(有興趣嘅朋友可以到「電子版香港法例」網站 http://www.elegislation.gov.hk 及香港律師會網站 http://www.hklawsoc.org.hk ,查閱有關條例同指引。)我識得唔少行家都覺得,我哋明碼實價提供專業服務,之後收返大家同意咗嘅合理費用,對得住法庭、客戶同自己。

當然,有時候,為咗同客戶保持良好關係,律師樓合伙人會同意,免費幫個客做啲簡單嘅嘢同比折扣。作為打工仔,幫老闆/個客做啲免費嘢(不包括遊行、簽授權票嗰啲),我冇咩所謂,但有時要我做啲非法律專業工作,加做完先嚟捽我數,我接受唔到。

有個客,係會計師樓,搵我哋打一單大官司,未畀文件我哋,已經要求我哋做個收費預算。我明白,如果我係客人,我都會想有個預算,而一般交易性質嘅工作如搞上市,律師對工作流程都一般都大概估計到,亦因而比較容易做個預算,甚至同意「全包價」;但係打官司就好唔同。好多時個客會好似阿唐小姐,誤以為喺法庭影相好小事咁,以為佢單case好簡單,但事實上,牽涉大銀碼同多對家嘅官司,好難預測對家會有咩反應、出咩招,同有幾多文件同資料,律師好難預計要花幾多時間去做,就算夾硬畀個預算,都係唔會準,因此訴訟律師一般都係按時收費,好難畀個「全包價」。

解釋完一輪之後,個客都堅持要有收費預算,仲要係相當仔細、已經包括大狀同專家費用嗰隻,我哋唯有嘗試。結果花咗我好多日時間(我估個客唔會肯就呢啲時間畀錢),又拍膊頭麻煩咗好幾位大狀,終於整咗份我自己都好懷疑有幾準嘅預算出嚟。希望到真係開波,個客見到啲單同個預算唔夾嘅時候,佢唔好找我晦氣。

另一個客,搵我哋搞啲內部調查,一開始就要求搵見習律師幫手,結果中期出單嗰陣,個客要求註銷大部份見習律師嘅時數,原因係佢冇理由要花咁多時間。但係事實上,同一件事,見習律師要花嘅時間,梗係比資深律師長,個客而家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好着數啫!後來我聽人講,個客側聞有啲律師樓對見習律師嘅收費時數好寬鬆,所以好容易註銷,佢先特別要求要見習律師!

仲有幾個客,我哋出單佢哋失蹤、唔找、清盤、破產,又或者連我哋墊支嘅費用(如大狀同專家收費)都唔找或講價,真係呢……作為受薪嘅事務律師,呢啲事對我嘅影響有限,自負盈虧嘅大狀遇著呢啲事,就真係慘慘豬。下次再分享有關收費爭議同大狀嘅故事。

Derrica C.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