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昨日在審理一宗涉及佔旺的刑事藐視案件時,發現一名女子在庭內拍照。該女子謂昨日為公開審訊,公開審訊就應該要透明,又形容在法庭上拍攝不過小事一樁。

那麼,在法庭拍照到底是增加司法透明度的「小事」,還是「大件事」(陳慶偉法官語),應該受到懲罰呢?

透明度越高,公眾就越容易對司法進行監督,也會加強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任。所以,就某些牽涉重大公眾利益的案件,英、美、臺等地的法庭,會容許電視直播。

香港雖然沒有電視直播,但亦有庭外的視像直播。可是,法庭在增加司法透明度的同時,也要平衡法庭的尊嚴及對參與審訊人士的保護。

英國前兩年就有一宗案件就這一點做出了說明。*該案的被告在一宗謀殺案的審訊後被判終身監禁,他的友人不忿之下在法庭內拍照,並上載面書並留言辱罵法官及證人,該友人後來被控以藐視法庭。

法庭明言即使審訊已結束,那些上載到社交網站的照片也未必影響裁決的公正,但該友人在庭上的作為可能會對受害者家屬、陪審員及證人造成壓力,妨礙司法公正 。此外,法官還要考慮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乃至於公眾人士出庭作證的意願。

值得一提的是,英國法院認為無心之失絕非藉口,即使不知道拍照行為如何影響司法公正,只要違犯了有關法例,便已構成藐視罪。

由是觀之,法庭內禁止拍攝的原因顯而易見:捍衛法治及司法公正,且維持公眾對公平審訊的信心,當然是「大件事」。

[*HM Solicitor General v Cox and another [2016] EWHC 1241 (QB)]

(原文載於2018年5月2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