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上周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他另承認一項襲警罪。代表梁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早為梁求情時說,是他們這一代人貪圖逸樂,導致香港發展成如今局面。李柱銘稱明白蔡大狀想法,認為蔡受梁天琦感動才說出該番話,「但至少佢哋嗰一代冇同我哋對著幹」,惟亦指蔡大狀一代亦有人阻撓民主發展,公開批評及責罵上一代爭取民主的行動。

李柱銘坦言,自己一直跟著遊戲規則,支持一國兩制,最終卻苦無出路,爭取民主步伐停滯不前,難怪年青人另覓途徑,最終年青領袖卻一個又一個被送入獄中,令他感慨:「點對得住年青人?」認為最應該負責的是政府。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說,基本上同意蔡的說法,但認為自2003年7.1大遊行後更多人關注社會,至2014年雨傘運動,部分「貪圖逸樂」的人亦開始覺醒。

吳宗鑾回覆《蘋果》說,的確有一班人受經濟起飛的好處,只顧在工作崗位努力,未必關注社會,即使在今時今日,不打算為民主付出的人大有人在。但除了司徙華和李柱銘等人,亦有不少「中青代」人士在過去20、30年為民主付出青春和時間。他說,2003年7.1大遊行後有更多人關注社會,如察覺到中國政府對港的管治方針等,但認為傘運時代才是「較真正的覺醒」,「蔡大狀口中所講貪圖逸樂嘅嗰班人,部份開始喺傘後走咗出嚟,對香港政治同未來放返關注落去」,而傘後一班有使命感的專業人士亦走出來,希望更多人關心民主和發表意見,「唔應該再好似以前咁被動,覺得啲嘢(民主)係天上跌落嚟」。

他以自己為例,受89民運影響,畢業後曾「一度」熱血,但投入社會工作後,改善生活變成「第一目標」,「03年之前以搵食為主,之後先開始關心社會,想行多一步,直至傘運之後就真係浮面」。

對於蔡表示,他們這一代人「唔想後生搞亂香港」,吳不同意年輕人是「搞亂香港」,認為社會應給予年輕人發聲和做決定,即使做錯了或觸犯法律底線,亦相信現有機制可處理到。他說,年輕人追求理想,不應無理據下攻擊或批評,「佢做得唔啱你咪話佢囉。但係你未知佢點解要咁做、或者係做緊乜時,貿貿然話佢哋搞亂香港係唔公道」。

(原文載於2018年5月21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