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筆者除了抽印度裔本港記者禇簡寧的水外,真的想知道香港政府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有甚麼令政府官員害怕到連一個三歲小朋友都懂的問題也不敢回答,就是香港一般市民的母語是廣東話。

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邵家臻議員問她的母語是甚麼,林鄭説:「我不會回答你這個無聊的問題。」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認為這個是林鄭秒殺邵議員的答案,但是我同意特首林鄭的說法,這真是個無聊的問題,無聊的程度簡直等於你問特首林鄭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有趣的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連這個無聊的問題也不懂回答,又或者是他不敢回答?

基本法第九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中文是繁體中文,讀出來的時候是用廣東話讀的,就算基本法沒有寫明母語是何種語言,筆者認為說粵語是香港普遍的母語,也不為過。

這個不是議員將教育問題政治化,而是教育局將教育問題政治化,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C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你可能會問,既然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政府就教學語言有權提出政策,那就是依法施政吧,政府何錯之有呢?

當年香港政府主要的教學語言為英語,並未推行母語教育,後來港英政府推出母語教學,希望英語能力並不太好的學生也可以用母語理解其他學科的知識,當時沒有人問母語是不是廣東話,因為真是很無聊。所以政府制定教育語言的政策,也是應該基於學生理解知識能力方面著眼,否定粵語為母語,我看不出對香港學生有甚麼福祉。再者,就算本港的課程教育語言為普通話,我們也不能否認粵語是我們的母語。正如港英政府時代課程以英語為主,港府也從沒有否定粵語為我們的母語。

教育局最近就連中國歷史課本也突然提出一些先前沒需要修改的地方,解釋修改是與時並進,筆者實在不明白歷史就是已經發生的事情,一百年後的人也會說秦始皇是滅六國統一中國,秦始皇焚書坑儒等,什麼與時並進?修改的地方多環繞着中共立國之後的事情,豈不是教育局把教育問題政治化嗎?目的在哪裏呢?

筆者十分支持學生多學習其他語言,包括英語及普通話等,但是捍衛粵語卻被抹黑成跟普通話對抗,這個說法實在不公道。為何香港政府就連說一句公道的說話也沒有膽量?

最近有位香港記者在四川採訪的時候遭村官襲撃,我們的特首及我們的政府有膽量為採訪的記者發聲嗎?有膽量為我們基本法第二十七條保障下的新聞自由發聲嗎?

(原文載於2018年5月17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