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是我律師樓隔離位同事的認許儀式(admission)大日子。當經過認可儀式及領取執業證書後,便是香港執業律師。當然,最開心的是他的家人及朋友。其次,就是律師樓裏面可以從盈利中分錢的合夥人,因為該同事現在可以較貴的Associate (即律師,而非收費較低的「實習律師」)的hourly rate 價錢向客戶收費。該新獲取資格律師 (Newly Qualified,簡稱NQ)本人又究竟開唔開心?

NQ最值得開心的,是可以名正言順地叫實習律師幫手。可是,如果律師樓沒有聘請實習律師,或者所有實習律師都是某某大人物的子女,NQ便繼續成為食物鏈的最低層。

執業資格亦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工作壓力。忽然間(即是全沒指導的情況下),上司會叫NQ自己一個去見客,或者接生意前,自己一個NQ去構思整個案件的所有工作事項及擬定一個費用估算(換言之,即是要計劃整個案件的每一個主要步驟所需的人手及時間)。要構思或/及負擔整個案件的工作並不是主要的問題。問題在於有時上司根本欠缺相關經驗及沒有訂下全盤策略,當案件略為出現一些上司當初都沒有預計的變數後,整個團隊及客戶變得進退失據。

例如一名原告人申請臨時資產凍結令時,一般須作出一些承諾;其中一項,就是對損害賠償作出承諾(即原告人承諾,如果他其後被法庭解除當初頒發的臨時資產凍結令,他將就被告人因該凍結令而蒙受的損失,向被告人作出賠償)。

由於有關的賠償款額可以非常巨大(有時可能比需凍結資產或申索款額還要大),因此律師有責任確保原告人客戶有經濟能力作出有關賠償承諾。這些都是書本上都有提過的知識,連法律系學生都應該知道。那麼律師應怎樣確保客戶有相關經濟能力呢?

試過有一個NQ(在上司欠缺周詳策略的情況下)只是提醒客戶有關賠償承諾的要求,但沒有要求客戶提交相關證明(例如物業或銀行存款證明等)。後來,客戶被法庭解除當初頒發的臨時資產凍結令,並被有關被告追討因該凍結令而蒙受的損失。那時候碰巧客戶投資失利,遇上經濟問題,再加上巨額賠償的官司,令客戶大失預算,亦對律師團隊非常不滿。

因此,上司及NQ工作時,上司應予以適當指導及監督,否則整個團隊都可能受害。

小蓳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