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大清早。上班途中,電台又loop這首歌。正值公司人事變動的多事之秋,人走著路聽著歌,也難掩鬱悶。

今期公司人事大執位。我們公司法律部的直屬上司,由老闆A改為老闆B。兩人風格南轅北轍,B也不是省油的燈,甫上任便已動作多多,百般刁難。和大部分「進取型」的老闆一樣,B喜歡下屬幫佢諗計仔走精面,法律部最好就做足「compliance」而不添煩添亂(等於叫我跪低打空翻……)。寫報告要寫得「尊敬」之餘,更要少字。當然,報告得少,不知不錯,鑊就法律部孭。有文件就掟畀法律部存檔,乜都扮晒唔知道、無睇過,甚至話係legal無畀法律意見佢。大佬,難道請我呢個in-house回來當炮灰,死就推我出去死先?當企業文化是鬥卸膊、鬥無賴,甚至要埋堆「保身」的時候,對一個習慣實事求是的人,難免不是味兒,無所適從。

午膳仍常碰上老闆A,難免「閒話家常」。A是公道正派的人,不在其位,當然便不謀其政,但不時仍會贈我幾句「生存法寶」,好比是我這個大雄身邊的叮噹(哈哈,我呢輩80後係唔會叫「多啦A夢」der!)。而我這位叮噹最語重心長的,我一直都記住。

「你要記住,你係一個professional。」擲地有聲。

成長在溫室的環境,記得我初出茅廬剛「掛牌」的時候,不懂處理工作壓力,經常被情緒影響表現。拿著一堆會考火箭,卻被老闆評為「inconsistent」(表現飄忽)和「unreliable」(不可靠),情何以堪。(就好比楚原大導記住方逸華評他「根本不識拍電影」一樣,記一世。)走去看心理輔導,我反被狠狠教訓一頓,卻藥到病除。又是一世記得那段話:「你估我平時唔躁底咩?返到屋企無脾氣咩?不過你記住,你係律師嚟㗎!我同你都係專業人士!返到工,坐得呢個位,埋到位,你就要專業!點可以咁樣俾情緒拖垮自己!我做到,你都要做到,呀律師!」紅都面晒走出去,我記得。同日,醫生也評估我為「正常」。以為自己是甚麼躁鬱,原來都不是。自感慶幸之餘,也只能鞭策自己。如果有情緒病,當然要及早求醫 (其實行內人都知,很多律師、審計師和賓架表面風光的背後,其實都是輔導和精神健康業界的長期「客仔」,一點也不稀奇。)但如果像我那樣一切「正常」的話,那就只能頂住壓力,作為自己professional life的一部份。

上天也對我不賴。這幾年除了找到適合自己的宗教信仰、朋友圈子(例如法政匯思)和減壓方式──跑步──之外,在這亂世仍賜我身邊一個給予支持的「叮噹」。

「不怕跌入恐怖漩渦,不懼不累就憑團火;那怕這是禍,滴血都不會痛未怕跌盪」。

日忙夜忙,處理法律問題之餘,也要處理法律以外的各種人生難題,就是我這個法律部經理仔的寫照。加入這個專欄的創作團隊兩年多,起初老想著寫甚麼崇高理想、法治精神,到放工後「油盡燈枯」的時候,才提起筆寫稿,絞盡腦汁,才意識到自己只是另一個平凡人。不過既然有機會跟大家分享我的生活,我便不吝分享一下這些看似一點灰卻又寫實的成長寫照。不過如上所述,「你坐得呢個位,埋到位你就要專業」。專業人士要得到別人的尊重,能在各自的工作上,保持冷靜專業的判斷,其中一個要素,是要找到紓解自己壓力和情緒的方法。

上週末到某大學給另一專業的學生講課,淺談香港的法律制度。來自內地的同學總是踴躍發問,而且甚有見地。我刻板地飛了兩小時的PowerPoint,卻無意中發現自己的悶蛋講義,原來可如此吸引,讓我重溫自己投身法律專業的初心和使命感。即使不在律師樓和法庭工作,為一家企業的法律事宜把關,也同樣意義重大。

讀了法律是我的宿命。是難;也許是「伏」,但一定很有用。叫我再選擇一次,相信也是一樣。那班學生的赤子之心感動了我。我會在自己崗位秉持原則,不負重託,「即使傷過無數次,仍會願意。」

己所筆欲must施於人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4月21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