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個個都叫我做地獄黑仔王架!哈哈哈哈!」

以上乃電影《賭俠2002》的對白。但現實中,筆者的確會被家人叫作地獄黑仔王。江湖上亦有詩唱我:「去親街市冇嘢送,抽獎一定冇得中。冇帶褸時天氣凍,車尾燈尾由我送。」

但在職場上,筆者則有「檢控之星」的美譽。

這個稱號是一名高級當值律師服務法庭聯絡主任起的。我大四那年的暑假,曾到某裁判法院的當值律師服務聯絡署,實習一個月。順帶一提,當值律師服務的當值律師計劃,是在本港所有裁判法院及少年法庭,為合資格被告人出庭。在案件首次提堂時,被告將可獲免費的律師服務。當時負責照顧小弟的,是一名高級法庭聯絡主任。她很希望我可以跟一位當值律師,去見識一下裁判法院的聆訊。當我有機會旁聽第一件審訊時,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了。原因?頭半個月所有由當值律師代表的被告全部認罪!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我「黑仔」,在當值律師服務實習的頭半個月完全沒有審訊!每天上午跟隨律師處理完第一庭的提訊後,下午便留在聯絡處玩手指。而我一個月的實習期內,真正「打得成」的官司只有兩單。於是,實習期的最後一天,法庭聯絡主任們便戲稱我為「檢控之星」。

「檢控之星」的氣場似乎沒有揮去。筆者由本年3月1日起師從一位外籍資深大律師。在實習期開始前的一個月,我收到他的電話。他告訴我4月時將以外聘大律師的身份,為一宗廉政公署的案件檢控兩名被告,案件排期50天。由於涉及的文件及準備工作繁多,師父希望我可以在不影響上一個實習的情況下,熟習一下文件,並幫忙處理一些簡單的工作。筆者素來對商業罪案有濃厚興趣,於是便著手處理該案。正當我以為「國家終於都有任務畀我」之際,我在2月28日收到師父來電。他先告訴我第一天報到不用那麼早,大約11時回去亦可。其後,他告訴我,那兩名被告選擇認罪……

突如其來50天的空檔,師父立即到曼谷度假兩星期。回港一星期左右,又飛回澳洲老家一星期。可能各位會覺得「唓!唔使做咪仲好!睇下你師父幾咁梳乎!」沒錯,師父的確「梳乎」,他回來後,除了曼谷好去處之外,甚麼都沒說!只因師父是個資深大律師。

50日的空檔,需要一個大律師推掉很多的工作去接下,還未計那些前期的準備工作。我曾經跟一名在行內良久的大律師說起此事,他跟我說,以往的做法是,律政司會把那50天的一部份費用,給予大律師,但現在只有前期準備的費用。這做法無疑會打擊一班手停口停的年輕大律師。師父因在行內有名氣,所以有很多事務律師在他的空檔中,找他處理裁判法院的案件。而我們?恐怕要為這50天的空檔,再為生計煩惱。

所有被告人均對認罪與否和何時認罪,有絕對的選擇權。所以,其實像師父這種情況並不少見。若然在這種情況下,律政司繼續決定不給予大律師們部份的上庭費用,我這個地獄黑仔王還是考慮一下加入他們,成為「真‧檢控之星」吧!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四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