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語有云「時日太快,無知的小孩一晚長大」。眨下眼,小弟已經進入實習期的第2個半年計劃。大律師公會規定,每位實習大律師必須在實習期內有至少3個月民事、3個月刑事的學習經歷。期間,筆者有幸師從兩位在刑事範疇中有30多年經驗的大律師。(註一:最後一位師父雖然年資不及另外兩位,但亦是一位又打得又睇得的大律師!)(註二:雖然這位師父知道小弟真正身份,但註一是自願的)。

最近,很多法律從業員,尤以刑事律師為甚,都對兩項新安排感到煩擾。其一,針對原訟法庭刑事審訊的實務指示9.3。其二,高等法院實施的安檢措施。眾多評語可用四字概括 — 矯枉過正。

本文不會談及實務指示9.3,因為大律師公會已經準備舉辦研討會和發聲。所以請各位不要按上一頁!看下去,因為高等法院實施的安檢對象包括所有進入法庭的人士(法官和司法機構職員除外)。

2018年1月31日起,所有於辦公時間進入高等法院法庭樓層的人士必需前往地下進行機場式安檢。必先把袋子放好,衫褲袋清空,穿過金屬探測器,再把袋打開給保安人員檢查。然後懶惰的人和低頭族有福了!在大樓內不用按電梯,因為按也無用。現在只要站在所在樓層的大堂,保安人員在看到閉路電視後會用對講機通知「揸lift人」,電梯會自動送上門,不另收費。

筆者同意,法院需要安檢。其他地區如英國和澳洲的法院早已有安檢措施。其實,香港的家事法庭在幾起襲擊或企圖襲擊案後已實施安檢。例如,雨傘、液體和打火機等均一律不准帶入法庭。而高等法院的措施,相信是為應對去年十月的帶刀恐嚇法官事件。其實,筆者只想到《破壞之王》裡的一段。當時斷水流大師兄和何金銀爭持不下,何之教練「魔鬼筋肉人」使出心理戰,拿出石子擲向大師兄。大師兄向裁判投訴「喂公正!下面掟嘢喎!」「嘩!仲攞住把刀添!」裁判冷言回應一句「插到你至算啦,到時自然有法律制裁佢嘅。」

當然,現實中我們不能任人「插到至算」。所以,安檢是有需要的。但為什麼大家都說矯枉過正呢?是因為安檢太嚴密了。現在雖然習慣了,但大家還是會預早半小時到庭。

先由金屬探測器說起,它們的敏感度比機場的還要高!筆者西裝褸袋中的耳筒、原子筆都不能幸免。第一次使用時差不多全身都被保安姐姐搜過。

之後,若果保安哥哥們看不到你在等電梯,你就只有「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終於可等到保安把你載」。筆者便試過下午5時許,在法院地下2層等到花兒也謝了都等不到電梯。更甚者是打火機只能留在地下的儲物櫃內。一些平時喜歡小休時到外面去「呼吸」一下的行家們便怨聲載道,因為他們要到地面取回打火機,呼吸完再經安檢及等電梯回法庭,但小休時間根本不夠他們「來回地面又折返庭間」。

最後,液體如水等都不能帶到法庭。雖然每一層都安排了水機和自動販賣機,但還是有行家喜歡帶自己的飲品到庭。筆者曾親耳聽到有女大律師投訴「呢啲水邊飲得架?」當我以為司法機構為大家提供了「無煲過嘅溪水」時,她補充說「我屋企啲水要經過三重蒸餾架!」

所以,希望有關當局能檢討一下有關安排,不要過猶不及。但始終治標不如治本,都要奉勸各位一句,暴力解決不了問題。不要去襲擊別人,尤其是司法人員和法政匯思成員。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