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街之日應為大年初二,筆者在此謹祝各位新年快樂,狗年行大運,出入平安,身體健康!亦感謝看官們在百忙的新春之中仍抽空聽筆者狗(年)噏一下,實在感激流涕!

好喇,拉完布,都未夠法定字數,唯有入正題啦!筆者已啟動holiday mood,在苦無頭緒下就寫寫大律師的holiday吧!很多人問筆者,我們這一行平時那麼自由,為什麼不趁新年請幾天假遠行?

的確,在行內比較有穩定收入的大律師可以隨時放個長假去旅行。因為大律師是自僱人士,只要在安排妥當,又不影響工作進度的情況下,隨時都可以是假期。可是,實習大律師和初出茅廬的大律師們就不好說了。

首先,實習大律師們原則上是不可以請假的。根據大律師公會提供的實習大律師常見問題第十問,除了週末及公眾假期外,任何假期都會被視為截斷實習期。

當然,師父們大多都會體諒適當的病假。筆者就曾經於上一個實習期病倒,有一天早上回到Chambers後,鼻水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註:期間發生一件令筆者終身難忘的事。一位半退休的外籍資深大律師遠行後首次回來,他跟我作自我介紹時,友善地把手伸到我面前。那一刻,我只能放下紙巾跟他握手。隔天,我聽他秘書說他病了。)我WhatsApp師父,問他我可否請半天假去看醫生,他回覆說「請一天吧,休息好才回來。」

可是,如果要請一段較長時間的假便不好辦了。實習大律師常見問題第九問指出,截斷實習期必須事先向大律師公會申請並獲批。不然實習期便會因超出「符合資格為實習大律師證明書」(Certificate of eligibility of pupillage)限期而無效。筆者便有朋友的申請獲批,從而容許他出席一個國際級論壇。

那麼,實習期完了,成為執業大律師就可以了吧!少年,你太年輕了!這個想法在筆者還是法律系學生時已經被打破了。當年,學校邀請了兩位舊生回來跟我們分享年輕大律師的生活。他們均異口同聲地說:「工作時間為一星期七天,每天24小時。」原因當然是因為初出茅廬的大律師們正值「搏殺期」,希望多做點工作去達到收支平衡。

可能大家會問,那公眾假期可以了吧?答案是公眾假期更加要返Chambers。為什麼?因為正如上文提過,公眾假期時,Chambers中收入穩定的大律師們會放假或旅行。而公眾假期還是會有人殺人、放火、劈友……要是這段真空期內Chambers的電話響起,你便會知道「機會嚟喇!飛雲!」

所以話:生命滿希望,假期無得放。Holiday,我真係好愛妳!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二月時十七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