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次女你大個咗好多喎!讀大學啦吓嘛?讀咩呀?」

「呀哈哈哈係呀大學啦…恭喜發財身體健康!」

一年容易,又到咗要應付親戚朋友嘅新年。每次被問到讀咩科,我都非常心虛,可以就顧左右而言他。而當無可避免被追問我究竟讀緊咩,聲線總要壓低,含糊不清、大舌頭般:「(超細聲)Law…(超細聲)」,然後最恐怖嗰Part就嚟了。

「嘩!好叻女呀!喂阿三叔公,呀邊個邊個嘅女讀法律呀!」,大姨媽以全間屋都聽到嘅聲浪幫咗我宣佈。「未來大律師喎次女,好有前(錢)途啊!(下刪一百字對你另眼相看的說話和睇太多律師劇而得來的誤解)」。首先,深願世人都明白到,讀 Law同做到律師,係兩回事。

四年法律學士學位(LL.B)之後,要成為律師或大律師,另外仲需要一年法學專業證書(PCLL)。而PCLL的學位數量,跟現時香港三間大學修讀LL.B的學生人數差天共地。再加上海外回流返港的法律系和JD(Juris Doctor, 法律博士)課程畢業生,僧多粥少,能夠成功駁上 PCLL的法律學生少之又少。於是乎,讀 Law期間可謂一步一驚心。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只要成績稍為不理想,基本上就是跟律師夢無緣了。

其次,即使順利當上律師或大律師,亦並不意味著事業就會一帆風順。以大律師為例,沒有受薪的1年見習期後,隨即便要肩負起大律師事務所的租金,名乎其實的未見官先要打三十大板。開始正式執業了,哪來的「生意」收入呢?香港的執業大律師越來越多,需求卻不見有大幅增長。不知有多少新晉大律師,因為沒有足夠生意維持租金與收入,只好在苦讀多年後黯然離場。衣著光鮮、形象離地的律師們背後,其實都很庸俗,都需要想盡辦法解決生計。

係,呢科聽上真係幾馨香。未修讀之前,我甚至覺得如果自己真係考到,一定會感到無比驕傲。結果呢種自豪感只係維持咗半個學期都冇。隨之而來的,只有非筆墨所能形容嘅壓力,以及越讀越覺得自己愚拙嘅自卑感。

所以,如果你拜年時遇上 Law student,或者是初出茅廬的 Trainee(實習律師)/ Pupil(見習大律師),不如唔好先覺得人地好巴閉、高高在上;反之,嘗試講一句「一定好辛苦啦」。我相信當事人心底裏一定會有股稀有的暖意流過,並且對你沒有 Stereotype了自己是 Law友就必定難以溝通接近這點而感激不盡。

次女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