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裡當法律顧問與在律師樓工作當然有很大的分別。在律師樓中,律師是律師樓的收入來源,而在公司中當法律顧問是公司的支援部門。因此,在待遇上就有很大的差別。

還記得在律師樓中,總有秘書為你打點日常工作的安排,小事如打電話給客戶、開電話或視像會議到傳真文件(不要問我為什麼還有人用傳真機),秘書都會為你安排妥當,令每一位律師都可用盡他的時間去做一些可收費的工作。在私人公司中,不是每一位法律顧問也有秘書或助手,大小事務都要自己一手包辦。

「你可唔可以幫手換水?個水機冇晒水。」同部門高級法律顧問Emily問。Emily比我早加入公司,算是我的上級。

我還以為是聽錯,律師都要換水?「做乜唔搵庶務部嘅人換?我唔識換喎。」我答。

Emily:「咁你係成個部門最後生、最有活力,你唔換,大家就冇水飲架喇!」

為了要過試用期,我唯有硬著頭皮,用我盡九牛二虎之力,把水機的水換了。

Emily:「換完水,你再幫我Fax份文件畀政府啦!」

我:「Fax?仲有人用Fax機架咩?」

「政府就係咁架啦,5點前呀!」

我拿著文件走到那大牛龜般的Fax機前呆著。作為一個新世代,我知道甚麼是Fax機已經自覺是考古博士了,但我真的不知怎麼用。正當,我要用手機向Google大神求救,就聽到我枱上的公司電話響起。

「喂!你好!」

一把粗魯男聲:「好?好你個頭呀!呢度係咪XXX公司?」因為以前總有秘書為我接電話,實在未習慣在拿起電話就會介紹自己公司:「係!唔好意思,你搵邊位?」

「我要Cut你哋嘅service呀!」

「唔好意思,呢度係法務部,我諗你要打去客戶服務部。」神經的嗎?打來我直線終止服務!

「我理你法務定服務!總之我要Cut你服務!」

我就說:「可以呀!我接你條線接去客戶服務部啦。」那我就把聽筒放下。看著那個有十萬個按鈕的公司電話,才發現我是不懂用它的。更糟的是,原來把聽筒放下是掛了線的!哈哈!

不消3秒,我的枱頭電話又再響起:「我X你全家呀!Cut X我線!係我要Cut你服務!你仲夠X膽敢Cut X我線!」

我從來沒有被客戶用粗口問候過,真的驚到手也震,急急連聲道歉:「唔好意思,我唔係好識用公司個電話!我再幫你接,Bye!」誰知,心一慌,手一震,就把電話筒丟下,電話又掛了線!

驚魂還未定,不消1秒,電話又響起!我真的好害怕,唯有向對面的Emily求救。

Emily拿起我的電話:「好」、「可以呀!沒問題」、「咩話?咩連希特拉都cut唔到?」、「親!唔好喊!姐姐會幫你,希特拉唔會再蝦你架喇。乖,唔使驚。」Emily 在電話上按了幾下,就掛了線。

「你同個大男人講咗咩?神神經經咁,又哭又叫。連Cut service都扯到希特拉度,神神怪怪咁。」

那晚,我坐著小巴就看到高登仔製作了一條有關希特拉也終止不到服務的影片。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愛迪麗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