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國歌法》經已實施,港府正就本地立法草擬法案文本。法政匯思比較多個地區國歌法相關條文,發現相對尊重人權的民主國家,較少在相關法例內訂罰則,對奏唱行為亦較少規範。法政匯思召集人蔡騏質疑,若香港未來立法條文,與內地國歌法相似,勢影響言論、表達及創作自由。

法政匯思研究歐、美及亞洲部分國家的奏唱國歌的規管。根據其觀察,英國、澳洲、南韓及台灣等民主國家,均沒有訂立國歌法;美國、加拿中及日本等大致沒有為不尊重國歌行為訂罰則,只有美國個別州份罰款100美元;台灣曾有針對奏唱國歌時不起立致敬的行為罰款,但已廢除;馬來西亞則罰款100馬幣(約190港元)或入獄1個月;泰國不尊重國歌行為則視為侮辱王室,屬可判監3至15年的重罪。

日本1999年訂立國歌法後,法例條文雖沒有規範奏唱行為,亦沒有對不尊重國歌行為訂出罰則。當地教育部門就另訂指引,要求在校內推廣國歌的愛國教育,並強烈建議在畢業禮等儀式奏唱國歌。日本國歌在當地被視為軍國主義象徵,有教師拒絕校方奏唱國歌的要求,被減薪及拒絕續聘處分,引發大量訴訟,部分案件仍正審理。惟日本最高法院裁定,因校方指令並未要求教師認同國歌內容,不涉侵害言論自由及良知,判教師敗訴。

香港回歸前跟隨英國成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締約地區,基本法訂明有關規定在回歸後繼續有效,須通過本地法律實施。蔡騏續指,《公約》第19條列明只要不涉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人人都應享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在香港的確會有人不認同中共專制政權,未必能接受奏唱國歌,歌頌專制政權。若立法時對奏唱國歌行為施加太多限制,將有機會抵觸《公約》第19條。

蔡騏續指,對國歌是否尊重,本質上與國家安全無關,「根本唔會因為唔尊重嘅行為,影響到國家安全。除非有人覺得唔尊重,就影響到政權管治的安全,影響到個政權,就等於影響國家」。他促港府在本地立法時必須充分考慮,平衡新法例對表達自由及言論自由,會否造成箝制效果。

(原文載於2018年1月1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