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嚟到一年一度嘅資深大律師盃賽事喇!一齊去沙圈睇睇各選手嘅狀態如何!咦,隻隻都係當打嘅fit馬嚟喎,到底今年邊個會順利跑出,晉身為資深大律師呢?又有幾多個會成功呢?真係『兩對手打邊爐,不知淥(鹿)死誰手!』好喇,所有選手入閘,紅旗舉起,隨時預備起步!」

咪住!選手交咗信未?咩信?爬頭信呀!

最近,有相當年資的大律師都會收到若干封信。內容大概為「本人現有意申請成為資深大律師。按照傳統,特來函告知。」這些就是上文提及的「爬頭信」。傳統上,資深大律師申請人都要親筆去信比自己年資深的大律師,告訴他們「唔好意思,我爬頭上喇。」

資深大律師(Senior Counsel)回歸前稱為御用大律師(Queen’s/King’s Counsel),是對有豐富經驗的大律師的肯定。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31A條,能入閘申請成為資深大律師的基本要求是執業滿十年,而且要獲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大馬爺認為具有足夠能力及聲望,並對法律有足夠的認識。能夠成功申請成為資深大律師的大律師寥寥無幾,截至2018年1月香港私人執業的大律師有1,417人,當中資深大律師只有98人。去年9名申請的大律師亦只有1位成功。

筆者師父執業超過30年,當然每年都會收到爬頭信。有時看到他認識的大律師,師父會說句:「呢個死仔又諗住爬我頭?」當然都是說笑而已。不排除法律界有少數人會抱有「冇人可以超越喺我前面」的心態。但事實上,徒弟爬師父頭的例子多不勝數。最為人所知的應該是律政司前司長袁國強。他當年師從現任高等法院的包華禮法官。袁曾建議師父一同申請為資深大律師,但包官卻婉拒。後來,師徒二人對賭,若袁國強當選大律師公會主席,包官便申請為資深大律師。最後,當然兩者也成功了。

而且,法律界中也有一班能力和地位都絕對勝任資深大律師的大律師。只是,他們不認同資深大律師的制度。其中的表表者當屬本港法律界的泰斗余叔韶先生。余先生是香港首位華人檢控官,是本港眾多法律界大人物的師父,包括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陳兆愷、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和余若薇等。

不認同的原因主要有兩個。其一,遴選辦法。只有獲大馬爺首肯的大律師才可,即是假若有人不喜歡,不論你對法律有多熟識或有再大的才幹,也不能成為資深大律師。這制度便不能反映大律師的能力。其二,成為資深大律師後的收費會比「升呢」前上調最少一倍。這會令本身已經高昂的律師費更「離地」。

最近的大律師公會改選,執委候選人陳文敏名譽資深大律師提出一個令我們這些新人期待的方案。每位資深大律師每年替法援免費接一單官司,同時延聘一名年輕大律師。這樣年輕大律師可以吸收經驗,政府又能以較低的價錢打官司,資深大律師又可以回饋社會。這個三贏方案最終能否實現還是未知之數。但投身於這個競爭越來越強烈的行業裡,由法律學院已經可見,抱著「冇人可以超越喺我前面」的心態的人多了。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1月1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