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律師樓工作的同屆同學甲來電:「你在哪?在做什麼?」

「在家。看新聞啦。」

同學甲:「下午6點多,你就回到家看新聞?」

「放了工,不回家做甚麼?你們還沒放工,沒人陪我吃晚飯。」

甲:「做in-house真是神級!不用追數,又早放工!」

由律師樓轉到私人公司做法律顧問後,很多舊同學們也表示羨慕。在他們眼中,公司法律顧問壓力不大、不用追數及作息定時。但回想第一份在某國際科技公司做法律顧問的工作,也許也不是他們想得那麼「神級」。

人事部主任:「歡迎你加入我們集團的大家庭!我們的法律部在大廈的最頂層。請你跟我來。」

心想:晨早山長水遠來到觀塘工業區,早餐還沒吃就要見老闆。還好他們也挺尊重法律部,把我們放在權力核心的最高層。

升降機門一開,一條長長漆黑的走廊,遠遠的盡頭有一點白色的燈光。走廊兩旁隱約看到是一疊一疊的舊伺服器、電腦、機版等,還以為自己去了電腦亂葬崗!

「是來錯樓層吧!」我問。

人事部小姐微笑:「不是,法律部就在走廊的盡頭。」她輕輕推我出升降機就說:「再次歡迎你!再見。」升降機門隨即關上。

我暗忖:這是什麼鬼地方!怎可把法律部放在垃圾崗!從前,我在中環歷山大廈上班時,已不用說人人衣香鬢影,升降機內都是各種名牌香水爭艷鬥麗的香氣,怎麼我來了鴨寮街上班的!不!我不可以這樣的,要接受新環境!新挑戰!我還是硬著頭皮走過幽暗的走廊,打開盡頭的門, 一開門就是一大個房間,三位衣著隨便的人在一張大枱工作,其中一人抬起頭說:「歡迎來到法律部。」法律部?我還以為是庶務二課!這是開放式辦公室!沒有房間!沒有間隔!沒有遮擋!沒有假天花,抬頭就是消防水喉!

說到這裡,相信很多在中環上班「精英心態」的律師也會不太習慣。當公司法律顧問不再是公司賺錢的主要來源,是後援的工作,壓力或許沒做律師樓般大,但工作環境及待遇(如薪金花紅)都未必及得上在律師樓工作的好。

工作是不是「神級」,還是很關乎你人生中追求甚麼吧!

愛迪麗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