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公司內務律師,即係in house (legal) counsel。In house counsel是受僱於某公司或集團專責處理公司內部業務的律師,也經常代表該公司或集團就對外的法律事宜擔任公司的主要代表,向管理層給予法律意見。

除了擔任內務律師之外,我更是集團的公司秘書。公司秘書和一般的秘書不同。根據香港法例規定,每間香港有限公司必須委任一名公司秘書。而香港聯合交易所的《上市規則》對香港的上市公司有更高的要求,規定它們必須聘用持有以下三種資格之一的人士擔任公司秘書:香港特許秘書公會會員、執業會計師、香港執業律師或大律師。

要成為特許秘書(Chartered Secretary),必須通過特許秘書公會特定的評審考試或指定碩士課程,內容包括公司秘書實務、香港公司法、財務會計、稅務、公司管治、公司行政、財務管理,以及策略與營運管理等。因此,公司秘書是一種專業資格,對協助公司內部管治發揮積極的作用。

而作為公司秘書,除了準時向公司註冊處及其他政府部門提交所需文Chartered Secretary件及表格,以及準備及協助股東和董事會會議的進行,更重要的是,我必須非常熟悉公司的內部運作,尤其是公司的組織章程細則(即Articles of Association)。該文件除了具有法律效力,更必須存檔在香港公司註冊處中。公眾可付費查閱。一般的公司章程都會清楚列明舉行股東周年大會/特別大會及董事會會議以及在通過股東或董事會決議的詳細程序(包括及不限於每年開會的次數/時間、開會前事先通知的要求、會議的法定人數(quorum)、正式投票及表決的形式,等等)和規定。一份完善的公司章程更會清楚規定公司的哪些事項必須通過董事會/股東的批准,以及表決通過有關事項所需的贊成比例。

有了這些章程的規範,公司的運作及管治便有根有據,即使是擁有過半數控制權的大股東,也不得任意罔顧小股東的利益而任意妄為。例如過往在新聞報道上亦經常出現小股東投票否決大股東將上市公司私有化的事例。即使修改公司的章程,也必須按照法例及合乎原有公司章程規定的情況下進行。只有在規則公開透明、公平公正的情況下,小股東才會在沒有公司管理或控制權的情況下放心投資,坐享其成;而另一方面這亦使大股東及管理層更易吸引外來注資,以持續擴展業務。

所謂家有家規,國有國法。一套法規和制度並不是要窒礙機構的發展及效率,而是防止機構出現不公以致有人任意把持的「最壞」情況。當出現「人治」的時候,企業或機構的管治便名存實亡。正如香港的立法會,無止境的「拉布」、點人數及流會固然不是選民所樂見的;然而大家只著眼於杜絕「拉布」為目的而修改議會的議事規則,其中更將規則內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由半數的35人降低至20人,並對中止及休會議案、休會後復會、法案修訂、議員發言、議員呈請等事項作出修改。當大家是著眼於打擊「拉布」而忽略了「拉布」背後的原因、民生及制度問題,而降低法定人數門檻更破壞了非建制派能夠監察或堵截「惡法」通過的僅餘「招數」。而當議會被「廢掉武功」而暢通無阻,孰好孰壞,大家放長雙眼睇吧。

地場衛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12月2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