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國際事務律師大行A今年年頭由中環交易廣場搬去鰂魚涌後,另一間大行B亦宣佈即將由和記大廈搬到鰂魚涌。聽講另外一間大行亦即將公佈類似消息;同時,多間紮根中環嘅律師樓亦正積極考慮撤離中環──我嗰間聽講都唔例外。

秘書Ellen話:「估唔到我哋都變埋低端人口,要被逼遷!」我話:「唔係啩!老闆都未話要搬!不過聽講鰂魚涌嗰邊租金差唔多$60呎,我哋而家喺置地成$150呎,爭咁遠,老闆要搬都無可厚非。」Ellen:「最衰都係啲大陸公司,搞到中環啲租貴晒!」素有律師樓界李八方之稱嘅律師Jacky話:「一半半關事啦,聽講當時係置地向律師樓A開價太狼,又畀唔到律師樓A exactly想租嗰層,仲要擺出一副『我食硬你』嘅嘴臉,先激到律師樓A班partners決定走人!聽講之後置地都有啲淆底,驚其他啲律師樓仲有會計師樓都陸續搬走,所以而家態度軟化,租金都有得傾」。

Ellen:「希望傾到減租,唔駛搬啦……如果要搬office,我喺呢頭啲facial按摩剪髮美甲瑜珈打拳package真係唔知點算!」我:「我最驚係搬咗之後會趕唔切去法庭,同啲客嫌我哋降咗格同山旮旯唔再幫襯我哋,到時慳到租都冇用。」Jacky話:「你哋唔駛驚,聽講我哋而家生意都ok,冇壓力住,不過第日就唔知喇!」

之後同partner阿Robert講起大行B搬office,佢話佢都好意外,而佢自己亦好唔想搬,事關律師樓嘅地點多少係身份嘅象徵。Robert話佢嚟香港二十幾年從來未喺中環(應該話係置地)以外嘅地方返工,又話如果見到對家律師樓地址係旺角、元朗嗰類,佢都會睇唔起人!跟住佢又補飛:「不過如果搬可以令同事冇咁大孭數嘅壓力,又可以收平啲個客嘅話,搬都係一件好事。」我心諗:「你班partner肯賺少啲就係啫!」

跟住佢又話,一直好喜歡中環,呢度真係華洋共處、尊重專業人士,但而家大國崛起,幾乎係以人民幣淘汰佢呢班鬼佬律師同擁護所謂「中環價值」嘅專業人士。佢話覺得此地不宜久留,可能好快唔玩,退休返澳洲。

我諗,你就返澳洲,咁我去邊?改完立法會議事規則之後,分分鐘龍門任佢搬,有朝一日立法定義你班所謂「黃絲」為「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所有染黃人士,咁大家又點算?

Derrica C.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2月1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