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個律師都咁忙,唔通個個律師都想咁忙咩?日日都要照顧咁多工作,如果無返三兩度板斧傍身,就真係做到唔使瞓。而律師其中一種重要嘅技能,就係語言藝術啦。講起語言藝術,千祈唔好以為好似有啲高官同議員咁,答親問題都似播錄音帶,講來講去都係同一啲官話,聽到令人想拍枱,就係等於語言藝術。真正嘅語言藝術,係應該可以有效咁化解聽者嘅怒氣或者問題,同時可以保護自己。

第一招:認(少少)錯+轉移視線

曾經有前輩教過,做律師對住客人千祈唔可以認錯,因為律師一認錯,嗰種威信就會蕩然無存,貼地啲講,即係個客就會覺得你廢。之後,又有另一位前輩教我,律師做錯野千祈唔可以唔認。如果死唔認錯,個客只會更加嬲,同埋會唔再信任你。最後,我發現最多律師用嘅方法就係認錯,不過只係認少少錯,再即刻轉移視線。例如文件有錯漏,就話:我哋見到文件有呢個錯處(其實明明係自己整錯),抱歉為你帶來麻煩(apologies for the inconvenience),我哋會喺下一稿修改呢個問題。咁就算個客想鬧,都無得好鬧。

第二招:事實勝於雄辯

重複重複又重複嘅解釋,係的確令聽嘅人好炆憎嘅。不過,如果有人將一啲唔係你做錯嘅事怪責於你,而你又唔想食咗呢隻死貓,咁你可以點呢?通常律師面對呢種情況,就會「stick to the facts」,即係講嚟講去,都只係講事實。例如,律師行嘅老闆們通常都有啲辦公室政治,如果老闆A因為你將老闆B嘅工作排喺佢前面而找你晦氣,而你又唔想得失兩位老闆,咁你就可以話:當日老闆B係因為無人得閒幫手而搵咗你,而且佢係話好趕嘅,所以你就接咗嗰份工作喇(當然,如果係事實先好咁講啦)。咁嘅解釋其實完全冇回應老闆A真正唔高興嘅理由(即係你唔畀面佢,唔做咗佢啲嘢先),但係你咁答,無論老闆A幾咁谷氣,都唔好意思將心裏面嗰句宣之於口。

第三招:以退為進

如果係你好想拒絕或者反駁一個人,但係礙於身份又唔能夠直接講(譬如佢係客,或者係比你高級嘅律師),又可以點呢?可以試下以退為進。例如,如果你嘅同事,不斷將明明應該係佢做嘅工作推俾你,你可以覆佢話「多謝你畀機會我參與」(Thank you for involving me),不過你因為各種原因唔能夠參與喇(潛台詞:頂,你自己做返啦)。又例如,如果有客人要你將一份法律文件跟佢意見去修改,但係你明知個意見係錯嘅,而你又唔想得失佢,咁你就可以解釋:冇問題呀,我哋絕對可以跟你意思去改,但係我哋本來都係為咗保護你嘅最佳利益而咁樣寫嘅。咁樣,佢通常都會冷靜落嚟,諗清楚佢嘅意見係咪合理。

Sugar Square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2月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