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ord! With all due respect, I cannot agree with the learned judge on this point!」(「法官閣下!毫無冒犯之意,我不能同意學識淵博的原審法官的看法!」)

以上是一宗上訴案的開場白。簡單的一句已經體現出法律界的一些傳統。首先,在高等法院以上的英文審訊,我們會以富英國特色的「My Lord」或「My Lady」稱呼法官大人們。其次,當提及對家律師或其他法官時,我們會用「My learned friend」或「the learned judge」。其實不用說也知,法官和律師們讀了多少書,那為甚麼還要強調他們「學識淵博」?答案呼之欲出!

在英國,大律師早於十三世紀沒出現。這某前同行口中的「夕陽行業」傳入香港後亦不知還有多少年。許多有趣的傳統被前輩們保留下來。

很多人知道,大律師和事務律師的最大分別是上庭時的裝束。大律師上庭時要穿黑袍和戴上假髮,事務律師上庭則不用配戴假髮。假髮是英國傳統貴族的必需品,身為「名流紳士」,這傳統在香港的大律師中保存下來。其實還有種說法是戴假髮上庭可以讓大律師們更專注於自己的工作。為甚麼?因為不用花時間去維持自己的「比比鳥頭」!

黑袍方面,只要各位仔細看會發現律師袍和大律師袍是有分別的。除了袖的長短外,大律師袍背面還有一個小袋。傳統上,古時負責延聘(Instruct)大律師的事務律師會把律師費放入袋中,好讓大律師不用「紆尊降貴」去直接跟別人收錢。

還有一個比較有趣的傳統是筆者第一天實習時經歷過的。那天師父把我介紹給Chambers內其他大律師認識時,一位在英國接受教育的大律師跟我說大律師之間是不會握手的。帶著「黑人問號.jpg」的我立即上網查看,原來握手是沿於古時英國佩劍武士為表示友好和不會暗算對方而作出的行為。因為大律師是君子中的君子、紳士中的紳士,所以就沒有握手的需要。

從以上三個例子看到,大律師的傳統很多都是基於「尊貴」和「紳士」而演變出來的。但到了現代,筆者看見一些大律師的所作所為時,不禁令我想起一句經典電視對白「我唔怕啲契弟,因為我最契弟!」

其實,大律師的裝束和傳統應該有更深層的意義。筆者由入法律學院的第一年起已經很喜歡看每一年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法官和資深大律師們穿上整套裝束行禮,令我深刻感受到香港是普通法的地區。這些傳統就象徵著前人給我們留下的禮物──法治和司法獨立。希望每位香港的法律從業員可以奮起維護我們的傳統。共勉之!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2月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