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讀過一則叫《北風和太陽》的伊索寓言故事。北風和太陽較量,比賽誰可以更快令路人脫下外衣。北風首先把寒風吹向路人。風越大,路人把外衣摟得越緊。北風不得要領,只有更使勁地吹,但是無論如何都吹不走路人身上的外衣。於是太陽說:讓我來試試吧。太陽努力地發出溫暖的陽光,照在路人身上。漸漸地,路人暖和過來,最後就把外衣脫掉了。

當時還小的我,當然不明白這則故事的寓意。長大後,我才領略到它說出了一種大智慧。例如,不少律師在一間律師所工作了幾年後,都可能會「心思思」想「跳槽」。不過,「心思思」卻不一定會拿得定主意。一般人都是同時有不想留在舊公司的原因(push factor),又有一些讓他們想轉去新公司的原因(pull factor),一「推」一「拉」下,才會真的「成事」。像我的朋友A,在取得律師資格後不久,就轉職一間私人企業的企業法律顧問。A轉工的原因算是一些耳熟能詳的原因:A說,原本那間律師所的工作時間太長、壓力太大;新公司不但更有「work-life balance」,待遇也更好。那麼,前者就是他的「push factor」,後者就是他的「pull factor」了。就像寓言裡的路人,沒有承受過北風刺骨的寒冷,又怎會嚮往太陽的溫暖呢?

然而,作為北風的一方,卻未必知道自己越施加壓力,越會得到反效果。例如,有一些律師所,為了加強律師(和其他員工)的歸屬感和防止人才流失,特別舉行更多公司娛樂節目和團隊建立(team building)等等的活動。如果只是這樣,當然沒有問題(相信大部分律師都會樂於參與公司旅行多過工作)。但是,聽過身邊不少朋友說,公司要求他們負責組織那些活動(而工作量沒有減少),又或者活動費用並不是完全由公司負責,變相讓律師(和其他員工)「出錢出力」來「提高」自己對公司的忠誠度。我倒是挺想知道,「被參與」的人如何評價這個(高壓地)建立團隊的模式。

近年不少內地官員都說要提高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的「愛國心」。美其名是為了增進香港人對國家的身份認同,實際上卻是一而再地收窄香港人的自由。本月初,人大把《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政府隨即展開本地立法的程序。不論香港人對《國歌法》如何反感,就像高鐵一役那樣,最終中央與香港政府還是強推。在本地立法之前,《國歌法》在香港的效力如何仍十分模糊,尤其是刑責方面,使人憂慮。一直以來,中央和香港政府對香港人的民意置若罔聞,香港人積累不滿只是自然而然。香港球迷「噓」國歌,只是屬於皮毛的表象而已。國家不尊重人民,人民又如何尊重國家?以法律強逼人民愛國,就像北風要吹走人的外衣一樣,只會把人趕跑。

方翊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1月2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