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澳洲近月所作的同性婚權全民郵寄問卷調查結果出爐。在近八成參與了問卷調查的選民當中,約62%支持同性戀者享有婚權。結果一出,香港不少同志平權推動者都表示感到鼓舞,認為香港亦應盡快在這議題上仿效澳洲及其他西方國家。

我個人支持在宗教團體得到有限度但仍要合理的保障前提下的民事同性婚權,但我同樣認為香港同志平權運動要謹慎演繹澳洲問卷調查結果,然後再評估他們在香港可怎樣向前走。

在澳洲聯邦眾議院的150個選區之中,只有17個是有多數選民投反對票的。這些選區大多都是較多亞洲(包括華人)移民與其後代,當中更有不少是基層與中下階層較多的老牌工黨陣地。在澳洲支持民事同性婚權的陣營,某程度上因為知道自己「夠票」,所以沒有花太多資源在這些社群中爭取支持。

另外澳洲與不少其他曾推動同性婚權的西方地區一樣,有關運動或許是由意識形態上進取的陣營發起,但到要計劃實行時,就總是靠在這議題上會出現某程度分裂的保守黨派。這個現象通常是基於同性婚權逐漸得到社會普遍支持,連保守派都不能忽視。

保守派從政者支持同性婚權的重要性頗大。他們的表態能令事件變得主流化,不再只是可以被抹黑為「只是一群進步思維人士發白日夢的目標」。再者,因為保守派同性婚權支持者始終要顧及保守派內繼續反對同性婚權的盟友的感受,他們會較懂得在語調上把有關改革不說到那麼具革命性。在立法時他們亦會偏向較願意有限度地容納某些豁免(例如宗教團體的某些豁免),令反對陣營較難可信地說同性婚權影響他們的自由。這亦能為整個支持同性婚權陣營,吸納更多中間派與溫和保守派選民支持。

澳洲的小眾 香港的主流

上述的現象都是香港同志平權運動不容忽視的。澳洲的問卷調查結果明確地顯示,亞裔人士(包括華人)普遍在有關議題上仍是偏向保守。無論香港人怎樣以「國際城市公民」自居,但香港都是逃不過這股較保守文化。同時,香港的基層與中下經濟階層的比例較高。過往在香港各種議題上的民意調查都顯示,這些階層因各種理由會在社會問題上更偏向保守。

這群亞裔或較基層、中下階層的人士在澳洲是較少數。所以,當地同志平權運動可以不花太多時間在他們身上,甚至不幸地有點兒「看不起」這些社群。但香港同志平權運動就沒有這份奢侈了。在澳洲會對同性婚權投反對票的小眾,在香港就反而是較接近主流,甚至可能是主流的核心。

其實,這群市民未必一定不能被游說去支持同志平權的。但同志平權運動要確保不止在已經支持他們的中環等金融、商業、專業精英核心地帶流連;他們難免要同時多些走去基層與中下階層社區爭取支持。還有,把這類社群標籤為「落後」及責罵他們不支持同志平權,都同樣是一種仇恨的表達,對事情沒有幫助。要在這議題上改變人心,就要讓這個原本對同性戀有戒心的社群感受到愛與包容,及同志平權如何不會負面地影響他們日常生活。

至於在政圈內,香港現在較願意支持同志平權的政團與從政者,大多都是非建制派人士。不過,若海外經驗是一個指標,沒有一定的建制派從政者支持,平權政策是很難成事的。無論是逐漸拉攏其他建制派從政者的支持,或去爭取建制派選民在這議題上改觀,香港同志平權運動及與他們同行的一些主要商界、金融界團體與人士,都會需要繼續游說像葉劉淑儀及葛珮帆等過往曾表示支持同志平權的建制派議員更活躍地推進議題。

近日澳洲同性婚權的突破發展為香港同志平權運動帶來希望,這是絕對可以理解的。但澳洲的經驗亦顯示,香港的平權運動面對的困難一點都不少,將會需要很多愛、耐性、包容才能有望逐步推進議題。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原文載於2017年11月22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