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治仔!咁大個仔喇?喺邊度發財呀?」酒席前遠房親戚問道(筆者按:但凡飲宴見面時會產生「你邊位呀?」疑問的,我一律稱為遠房親戚)。

「我係個實習大律師。」

「嘩!咁叻仔呀!連律師都唔使做就做到大律師喇?」

一百萬的問題:請判斷遠房親戚的回應:A正確、B錯誤、C部分正確、D無從判斷……正確答案:C部分正確,只有「叻仔」是正確的。

所以聽罷,我又要跟他解釋事務律師和大律師的分別。其實,大律師的「大」並不等如我們的地位比律師高。只是傳統上只有大律師可以在地區法院以上的上級法院發言。

中國「收返」香港前,最高法院大樓(現終審法院大樓)被稱為「大Court樓」,所以,能在法院發言的訟務律師(Barristers)就被稱為大律師,從而區別事務律師(Solicitors)。

2007年11月29日,香港司法機構的律師出庭發言權工作小組建議,讓執業5年或以上並有足夠訴訟經驗的事務律師,申請在上級法院的發言權,成為事務律師代言人(Solicitors Advocates)。根據香港律師會的資料,截至2017年11月10日,香港共有50位事務律師代言人。這個傳統慢慢被打破。

的確,大律師的頭銜聽上去比較「威水」,而且很多老一輩的大律師對自己的身分很執著。我認識的一位退休法官經常告誡我不要「自降身價」,即使在實習,也不要在庭上做事務律師的工作,如填法庭的出席表等。

另一位年屆60的事務律師亦曾告訴我有一次,當他延聘的大律師在庭外跟對家大律師討論,他在旁補充了一句,對家大律師立即問他延聘的大律師「他是誰?憑甚麼跟我說話?」的確以前大律師數量較少時,大律師仍可以「大」欺小。

但時代不同了。現在大律師的人數已有約1,500人,加上越來越多的事務律師代言人和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大律師這行業可謂僧多粥少。而且,大律師是不可以賣廣告,亦不可以直接接觸客人,必先經事務律師延聘。所以,事務律師可以說是大律師的「米飯班主」。

最近出席一個為實習大律師而設的危機管理講座,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如何滿足事務律師」。筆者由在學期間已經受到不少會當事務律師的同學威嚇「對我好啲呀,唔係第日唔instruct你呀。」可見大律師真的並不比律師「大」和「威水」,我們的關係其實就像普通科醫生轉介病人予專科醫生而已。

希望各位看畢本文可以了解到事務律師和大律師的分別和關係。更不要再問身邊的律師朋友「幾時升做大律師呀?」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1月1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