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__!」我老闆(香港合夥人A)晨早流流就粗哂口咁,因為我哋律師樓倫敦果邊合夥人L無啦啦代我哋接咗個客,仲自己同人傾哂啲條款,又應承人哋我哋會打7折!原因係香港呢個新客同阿L嘅現有客戶係有關係嘅,阿L想取悅佢個客,所以就問都唔問聲就慷他人之慨!大佬呀,我哋已經夠哂做囉唔該,隊嘢比我哋做仲要我哋收平啲?

讀書果陣教商業法個老師講過,一盤生意失敗嘅原因,超過7成都係內部不和。而事實上,唔少客嚟搵我哋打官司,都係因為同生意拍檔有糾紛,所以自己律師樓係咁,我都唔應該意外。不過發生喺自己身上,真係好_激氣!

好似上次咁,阿L話佢個倫敦客嘅香港分公司有「少少嘢」問,叫老闆A拍膊頭(即冇錢收)答一答,又好似好幫手咁講哂個背景比我哋聽。結果,阿L講嘅嘢有一半係錯嘅,而果「少少嘢」花咗我8個鐘去解答!作為打工仔,冇錢收事少,但作為律師,我又唔可以求其亂答(個客係無辜架!),但咁樣又令我少咗時間去做手頭上嘅客啲嘢事大!同埋我真心戥老闆A比人攞著數條氣唔順囉!

之前仲有單令人嬲到噴火嘅事。話說有個香港人主動搵香港合夥人B搞單香港案,做完哂之後老闆B就叫會計部出單啦,點知會計部話紐約合夥人N已經代老闆B出咗單,仲要收半價,講緊係平咗差不多200萬港紙!老闆B問起,阿N就話個客可能會喺紐約有單超級大嘢搵佢做,為咗「律師樓整體利益」,要留住個客,所以香港呢張單要收平啲。問題係,你問都冇問老闆B喎!你咁做即係要老闆B搵少啲嚟增加你搵多啲嘅機會姐!大家都係咁高咁大嘅合夥人姐,你憑咩去以「律師樓整體利益」而咁做呢?聽講後來老闆B有向律師樓嘅香港同全球管理委員會投訴,我估應該有既定機制(如合夥人協議)處理啩,但最後點我就唔知喇。

以上嘅事令我諗起所謂「泛民」-同各個合夥人一樣,各個泛民成員基本上都係咁高咁大,而且各有自己嘅想法同利益,邊個先可以話點做先可以合乎「泛民整體利益」呢?嚟緊補選,究竟泛民要點協調(if at all)先可以保住議席?應該用初選方案定棄選方案定點?我都未有清晰想法,不過我估有樣嘢實冇錯嘅,就係各位支持泛民嘅選民要主動表態!

Derrica C.@法政匯思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1月11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