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稍涼,怕冷的女友已嚷着要去台灣浸溫泉。我剛好完成了一個大 project,請了一天假,便雙雙去享受長周末了。

碰巧台北舉行同志遊行,一向支持同志平權的女友拉着我一起去湊熱鬧,說要慶祝台灣有望同性婚姻合法化。其實我原本不太願意參加,因為難得放假外遊,竟然將時間花在與我無關的遊行上,但11萬人歡樂共融的氣氛感染了我。乘車前往集合地點時,因封路而塞車,但司機沒有半點不滿。3小時的遊行路線經過很多主要道路,當局非常配合地封路或指揮交通,沒有將遊行人士視為搞事份子的敵意。途人和沿途商戶會為大家打氣,沒投訴阻礙做生意。可見台灣人很尊重大家表達意見的權利。

走着走着,女友高興地影參加者的裝扮和播放勁歌熱舞的花車,忽然問:「當年咁多人追我,知唔知道點解我揀你?」我笑:「仲洗問,因為我靚仔囉!」她沒好氣道:「係因爲你唔歧視同性戀者,所以你追到我都應該要多謝佢哋㗎,哈哈!」

然後我記起讀大學時住男生宿舍,少不免拿同性戀開玩笑:「Alex,你成日無上裝,因住Eugene搞你呀!」平日甚玩得的室友冷冷一句:「咁你哋係咪係女都啃得落先?」一班血氣方剛的直男登時明白,好色還好色,我們還是蠻挑剔的,攣男也一樣。我們無心的胡鬧,所顯示的「攣男逢男人都啱」的偏見,其實會傷害到同性戀者。

另一個對同性戀者的偏見,就是同性戀者會「搞細路」。我認識的同性戀者都只對成年人有興趣,不恥那些對小孩有不軌企圖的人。最近演員Kevin Spacey(近作有大熱電視劇House of Cards)被指曾企圖性侵犯未成年演員Anthony Rapp,Rapp 本身也是同性戀者,所以他的指控並不是針對Spacey是同性戀而是他利用自己在演藝界的地位利誘未成年演員進行非自願的行為。本來一個殿堂級演員誠實面對自己和公眾可以是美事,但Spacey多年來從無把握機會「出櫃」,現在他竟然以當時醉酒為藉口,並乘機出櫃以混淆視聽。這樣的回應在同性戀界掀起軒然大波,因為這加深了「同性戀者都是戀童癖」的偏見。

掃完夜市回港後得悉香港贏得舉辦2022年同志運動會的主辦權,成為首個亞洲城市成功申辦該活動,不讓台灣專美。主辦單位估計為期10日的同樂運動會可為香港帶來高達10億港元的經濟收益,亦體現香港多元共融的精神,誠一件喜事。然而在各國代表恭賀香港勝出之際,特首林鄭月娥沒有一句恭喜,只說:「我是天主教徒。」我也是天主教徒,我記得耶穌教誨我們為當中最小的一個所做的事就是為衪而做,所以我永遠站在被欺壓被歧視的人的一邊。

其實香港曾經在平權方面走得頗前,早在90年代已將同性行為非刑事化。然而是次申辦成功,政府並無承諾任何資金或場地贊助,特首對於香港人想要多元社會的訴求,果然「瞇埋眼就睇唔到」。相比蔡英文總統尊重大法官釋憲,表示台灣婚姻平權的方向已經確立,香港顯得相當落後。

香港人要進步,還是靠自己好了。

林日君@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7年11月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