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仔」是周星馳電影的常客。電影中,外賣仔都有另一個更重要的身份:《喜劇之王》的臥底、《破壞之王》的中國古拳法第二代大弟子等等。而我這個外賣仔亦有另一個身份—實習大律師。

記得剛開始實習不久,師父負責的上訴正式開審。早上8時,我手上拿著兩個大文件夾登上開往高等法院的巴士。帶著連續多天工作至清晨的身軀,我雙眼漸變朦朧。

突然,電話的鈴聲將我身旁的周公變回一名中年男子(筆者按:並排而坐而已,請看官不要有多餘幻想)。看一看電話,是師父來電!我清一清喉嚨,以充滿朝氣的聲線答道:「喂!早晨師父!我係治仔呀!有咩幫到你呢?嗯嗯……嗯嗯……得!冇問題!放心交畀我啦!單春蛋治飛邊烘底,熱奶茶走甜!收到!係……係……資深大律師N要凍齋啡,冇問題!」的確,師父所撥的不是茶餐廳的電話,而是25小時,130條線一人接聽的愛徒熱線。

從那時起,我這個實習大律師多了一個外賣仔的身份。由上庭時的早、午餐,到平時開會開晚了的晚餐,都由我當跑腿。甚至有一次,工作至下午4時左右我餓了,身陳代謝快嘛。身為一個有禮貌的年青人,我跟同桌的另一位實習大律師TY交帶了一句「我落去食個tea先」。突然,本身埋首工作中的TY抬起頭,以其炯炯有神的眼光、友善的笑容望着我。我心知不妙!「炸雞翼套餐一個唔該」。

我累了,送外賣的工作真的很累!兩星期前,我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我拿了師父的手機,替他安裝了一個外送app。這不算「不誠實使用電腦」吧,頂多是「不誠實使用大腦」而已!果然,師父一試愛上。雖然晚上過了某個時間,Chambers所在的大廈只限有登記八達通的人出入,我還是要到樓下接外賣員上樓,但總比要走到餐廳方便和省時(利申:非打手)。而我,也慢慢尋回我實習大律師的身份,可以專注於手頭上的工作!

昨日,我工作至6時多,走到樓下的咖啡店買了一杯咖啡。在回辦公室的電梯內看見一名拿著外賣的印巴藉男士。他看了我兩眼,問道:「朋友,X大狀叫外賣?」我記起曾幾次接他上樓,他認出我了。原來師父在辦公室叫了外賣!於是,我和他在電梯內相認和交收。電梯門打開,3位同Chambers的大律師剛在等電梯。其中一名向我說道:「咦?又嚟送外賣畀師父啊?」我只能苦笑點頭,但心裏很想大叫「我唔係外賣仔!」

最後,筆者希望利用這機會向所有外賣從業員道謝!辛苦你們了!

寶福山雅治@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0月2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