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oogle上輸入「#」號,第一個搜索結果就是「#MeToo」。如果你不知道它的由來,它緣起於荷里活著名導演被揭穿曾經性侵多名女星,事件引發很多女性在社交媒體上用#metoo這個hashtag,分享自己在職場上或其他場合被性侵的經歷,也有男性使用這個hashtag來聲援性暴力的受害人。

性暴力這一個題目,一般不是容易宣之於口的東西,對受害人而言更甚。不幸地,它比大家想像的更普遍。性暴力不只包括一些明顯的暴力行為,例如非禮、強姦,它也可以是(而且經常是)以模糊的形式出現,例如很多人都認為無傷大雅的「有味笑話」,甚至是侵犯者利用自己的地位或權力,向受害人施加壓力或給予一些利誘,令受害人就範。後者在職場上尤其普遍。

相信大家不會天真地以為律師行就沒有性暴力的問題(就正如穿西裝不一定是好人)。很多律師行都有針對性騷擾行為的指引和制度,但是成效方面,就可能只是「好過無」。幾年前,我有一位朋友在在某美國律師行工作,那間律師行的一個(已婚的)高級合夥人,專看上年輕的女下屬,經常對她們口頭性騷擾,甚至有身體接觸。我的朋友也是受害人之一。那間律師行不是沒有投訴性騷擾的制度,但是由於處理投訴的是人事部,而涉事者是一個高級合夥人,我的朋友說即使投訴也是「nothing will happen to him」,因此沒有人敢作出投訴。涉事者到現在還是穩坐高級合夥人的位置。

法律上,性騷擾屬於《性別歧視條例》下的其中一種違法行為。但是,要構成性騷擾,通常需要受害人表達不滿或受到冒犯,而在很多情況下,這不是容易做到的。對我們女律師來說,最常見的例子就是當客戶作出騷擾行為的時候。有些客戶很喜歡說一些與性有關的話題來說笑,或者「邀請」女律師一起「食個飯、飲杯嘢」,甚至藉故「挨身挨勢」。即使如何覺得受到冒犯,有多少人會夠膽義正詞嚴表示不滿?如果提出不滿,不但可能會被人視作「trouble maker」或者小題大作,更可能被怪責「得失」客戶,連累公司損失生意。就算拒絕,我們也通常只能用一些「語言藝術」婉轉地避過話題,即使心裡多麼想一巴「星」落去。這些現實上出現的問題,不是法律或公司指引可以防止的。

對付無處不在的狼,最終不能靠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而是需要社會整體正視性暴力的存在,以及建立一個保護受害者的文化,不要讓受害者覺得「nothing will happen」。這才能確保她們有勇氣踏出第一步,把自己的經歷說出來,撕破那些道貌岸然的狼的假面具。

方翊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10月21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