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開始前,負責老師已告誡我們好好珍惜同小組的同學,因為「真.執業」時有什麼難題,他們是你第一個會找上的。果然,PCLL時的Whatsapp Group由當時的學術台變成暑假時的吹水台,再變成今日的上班台。今日當我在替師父做research時,求救訊號又響起了!見習律師V君:「死啦,我哋個senior trainee叫我去master hearing啊,仲叫我上庭前就咁畀份嘢個官啊,咁casual得唔得架?」剛巧坐在我旁邊一起實習的T君當了一段時間事務律師,最近剛轉型為實習大律師。請教過後,T君道:「而家做trainee都有senior同junior咁分工架?咁不如叫你個friend再點個intern去吖笨!」

俗語有句話說得好,「精人出口,笨人出手」。看官只要在網上作圖片搜尋,第一頁結果已充斥著佔中三子的圖片,配上如「別人子女留案底,你們子女在家睇」等字句。的確,傳統觀念上出手者都會被視為理虧的一方,要負上所有責任。相反,幕後黑手就可以坐享其成。但法律上卻非如此。普通法下,「精人」的罪責與下手者無異,即「煽惑罪」。簡而言之,煽惑即A鼓勵B去犯下某罪,那麼A就干犯了煽惑罪。在1801年的經典案例R v Higgins (1801) 2 East 5中,被告人鼓勵一名僕人去偷取其主人的財物,結果被判煽惑罪成。

2017年9月19日,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和另外6人因煽惑佔中被起訴提堂。其中,第三項控罪成了焦點。8名被告被控「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這個雙重煽惑即把各被告變成「精人中的精人」,他們先出口,由「精人」再出口,最後有人出手。代表三子的資深大律師指澳洲最高法院的5位法官不久前才裁定雙重煽惑違憲,在法律上亦不合理。其實刑法下有雙重煽惑嗎?

首先,筆者必須指出,雙重煽惑並非前所未聞的新鮮事。1996年,香港上訴法院處理了一宗涉及雙重煽惑的案件R v Kong Yue Kwai。案中的上訴人被控煽惑一名臥底警員去煽惑另外兩人襲擊他的目標。當時代表上訴人的大律師引用了英國的案例R v Mohammed Sirat來帶出雙重煽惑在法律上的錯誤。上訴庭最後駁回上訴,理由是英國案例只指出雙重煽惑只有在「笨人」不存在時才不合理。即若A煽惑B去煽惑C襲擊D,如果C根本不存在,A是不會干犯雙重煽惑的,因為A在煽惑不可能的罪行。所以,若果C存在的話,雙重煽惑這控罪是成立的。

但佔中三子到底煽惑了誰?如果他們是「精人中的精人」,那麼誰是被煽惑去煽惑他人的「精人」?似乎連提控的律政司一方亦不太清楚。三子的代表律師稱曾去信律政司查問,但控方未能提供有關資料。僅指包括佔中糾察、義工及支持者。若控方真的把他們當成「精人」,這麼龐大和含糊的定義將如何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到「精人」們有受煽惑去煽惑他人?香港法院將如何處理這群「精人中的精人」的雙重煽惑仍是未知之數,但V君,她還是決定當「笨人」,結果?慘被聆案官殺無赦。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9月3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