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剛剛散庭,遇見從旁邊法庭出來的王大狀,我們是較早前在一宗刑事案件中認識的,那是一宗襲警案件,案中的警員有受傷及制服被撕破,我們代表同案的被告們,雖然最後王大狀代表的被告被法庭定罪,但王大狀很落力替被告抗辯及求情,令我敬佩,但最出人意表的是法官判處該名被告罰款。因此,我除了和王大狀打招呼外,更想知道律政司有否就被告的判刑提出覆核,他告訴我律政司沒有這樣做,該名被告可以說鬆了一口氣。

回到辦公室,看見新聞片段播出訪問,袁國強表示就雙學三子案,律政司並沒有政治考慮,此時我想起一宗非禮案件,一名反佔中人士「胸襲」女佔中者,並囂張地說:「出得嚟遊行,預咗畀人非禮。」

此人最後被判罰款,律政司沒有就判刑提出覆核,在我來說,袁國強這句沒有政治考慮的說話,就等於他表示他不知道有市民稱他為「強國猿」一樣,真的「搵鬼信」。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在電台訪問時表示律政司在雙學三子等案件有沒有政治考慮的問題上,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但主持人追問他本人信不信的時候,他也表示「五十、五十。」

計我話一個政治任命的司長不接受刑事檢控科同事的意見,硬要提出上訴,對比起上述沒有覆核的案件,我的答案是我相信有政治考慮,這是香港的悲哀。

最諷刺的是,在立法會議事廳發呆和睡覺的非地區直選議員,在議會則糧照出、覺照睡,缺席會議又如何,幾位平時為民請命的泛民地區直選議員,因為宣誓問題就被褫奪議員資格,律政司到底有否考慮過他們正是代表着很多萬市民的民意?抑或是他們的行為衝擊着阿爺的顏面?假如建制派議員在宣誓時說打到反對派議員,你估律政司會不會DQ他們?

或許有人說這不關我的事,更甚有人說佔中人士或社運人士被判監是「求仁得仁」,甚至是咎由自取的,或許有人說那些被DQ議員是活該的。其實,問題的重點是政府衝擊着香港的核心價值,普通法的法治漸變成春秋時代的法家,依法治港。我相信不論你的政治立場如何也不會反對香港原有的核心價值,尊重民意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中央政府最近頒佈《國歌法》,明顯針對香港人而非大陸人民,或許你說你不看足球比賽,不噓國歌,不關你的事,那可能這次真的不關你的事,只是關乎你子女的事,《國歌法》第11條說明把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

中小學應當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組織學生學唱國歌,教育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內涵、遵守國歌奏唱禮儀。這根本就是將國民教育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引入香港,到時香港政府不需聽取民意,說句教育局只是依法施政,反對的家長違反基本法,你能奈得她何?

但高官的子女絕不會接受該些教育的,這令我記起政府數年前一個戒煙廣告,煙草公司總裁多謝煙民光顧,但他不會讓自己子女吸煙,情況一樣那麼賤格。

我們不是幾年前包圍政總成功反國教嗎?不好意思,黃之鋒等人現在於監獄服刑,反正他們監禁也不關你的事。

文筆聊生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9月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