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不關我的事

今早剛剛散庭,遇見從旁邊法庭出來的王大狀,我們是較早前在一宗刑事案件中認識的,那是一宗襲警案件,案中的警員有受傷及制服被撕破,我們代表同案的被告們,雖然最後王大狀代表的被告被法庭定罪,但王大狀很落力替被告抗辯及求情,令我敬佩,但最出人意表的是法官判處該名被告罰款。因此,我除了和王大狀打招呼外,更想知道律政司有否就被告的判刑提出覆核,他告訴我律政司沒有這樣做,該名被告可以說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