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鴿」上週吹襲澳門,廣泛地區水浸及停電,造成人命傷亡,大量財物損壞及垃圾囤積。最終澳門特區政府更須請來解放軍部隊協助救災。和香港只一橋之隔的澳門,作為東方的賭城、國際級度假區的匯集之地,竟一夜間變成了死城!對於久不久就「過大海」玩兩鋪找美食的我,新聞和網上片段的畫面確是難以置信。我只覺惋惜和痛心不已。願死者安息,生者堅強。

然而,作為相對幸運的香港人,我們如何反思澳門的遭遇呢?是真的事不關己嗎?有沒有想過,在天災發生的同時,很多事在人為?而澳門的民生苦況,其實也可能終有一天發生在你、你和你身上?

過去同是歐洲「列強」的殖民地,港澳地區回歸中國,在「一國兩制」下卻有截然不同的軌跡。香港回歸後獲中國在經濟和政策上大力支持,安然度過幾次金融危機,經濟保持着相對平穩的增長,但2003年有50萬人上街反23條,2014年更爆發長達79天的佔領運動。而選民在立法會的畸形制度下,仍把關鍵少數的民主派成員選進立法會,最近的選舉更選上了有自決(甚至港獨)傾向的候選人。對遠在京城的北大人而言,香港就好像一個永不知足、收買不了、老是頂頸作反的壞孩子。

相反,澳門自1999年回歸中國之後,表面上享受着開放賭牌後的經濟成果,民間少有大規模示威,立法機關由建制派把持,「三權合作」,就像一個「乖孩子」。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今年訪澳時,更讚揚澳門「準確落實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善用一國之本,兩制之利」。然而澳特政府事事以「主子」馬首是瞻,見庫房充裕就向居民派錢了事,對本地民生卻不聞不問。就舉水災為例,內港舊區的水浸問題已持續多年,每次水浸過後,政府都只懂派錢或貸款給受災商戶週轉,卻從未展開大型渠務工程或加固海堤改善低窪地區的水浸問題。對於幾十年一遇的自然災害,澳門當局反應緩慢,疲於奔命,很明顯地沒有周全的應變措施。居民自發救災,澳特政府黔驢技窮卻仍死要面子拒絕批評。有傳政府要求當地傳媒跟隨「主旋律」報喜不報憂,更拒絕香港記者及民主派議員入境!這個政府是否以民為本,有否做好它本身的職責,不辯自明。

有些香港網民留言輕蔑取笑澳門人,引起澳門網民不滿。其實,要怪的也只能是歷史的軌跡,無人與生俱來就是「求仁得仁」的。兩地的公民社會由於眾多社會和歷史的因素(例如英國人和葡國人的管治質素、肅貪力度、兩國政府上世紀60年代對待「文革」的迥異取態等),使港澳兩地的民生民情、對民主和公民權利的覺醒,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差距和追求。中國在頒佈適用於澳門的《基本法》中,更沒有香港《基本法》45條中「行政長官最終達致普選產生」的明文承諾!而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至今仍是中外資金的必爭之地。過往中國要借鏡香港的法治環境、專業經驗和國際商譽走出國際,香港對其有戰略價值,所以即使「染紅」香港,也不會貿然弄死這隻「生金蛋的鵝」。

然而,自三年前人大「831決定」以來北京一系列「硬起來」的表現,以後的事真的很難說。香港過去打了豐厚的基礎,但花無百日紅。我們看到澳門的乏善足陳,不是隔岸觀火,而是應該以史為鑒,吸取教訓,防止我們制度的崩壞。過去的歷史改變不了,但社會的未來在我們的手上,哪怕只是寫一篇文,上街表達訴求,或者嘗試關心社區的事務,只要付出少少,從影響身邊的人開始,總比完全噤聲放棄好。歷史告訴我們,好的管治不是不勞而獲的。如何威權和極權的政府,最終都是受制於民眾的監察。說得有點像大衛對哥利亞,但事在人為,未嘗試過又點知呢?

占士@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9月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