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月,我在《明報》觀點版(8月2日與8月16日)刊登了兩篇以推論形式解釋為何港獨不可行的文章。我的基本結論就是,港獨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行,嘗試達成只會更快毁滅香港;就算港獨能發生,都只會是短暫及獨裁,或最終成為中國的附庸國(vassal state)。

當我發表這些結論後,有些人來質問我:難道一國兩制走下去又可行嗎?不少香港人認為,回歸後的20年來,「兩制」愈來愈不受到「一國」尊重,香港人的高度自治逐漸被蠶食,近年更有加速惡化的趨勢。這些人會說,與其說港獨不可行,不如說一國兩制同樣不可行;而既然兩者都好像是不可行,港獨的自主性好像較強吧,不妨一試。

我對此看法不敢苟同。

正如我之前兩篇文章所說,港獨並不代表香港人的自主性會因而比一國兩制更強。在可見將來嘗試為港獨「起義」只會立即帶來「一國一制」,還要是比典型中國大陸城市更高壓的監控、統治。任何所謂「成功爭取」的港獨都不會讓香港「逃離」中國大陸的,而香港的歷史亦多次證明了這一點。

另邊廂,至少在2047年前(只要香港沒有什麼給政權乘虛而入的大暴亂),中國大陸無論是建制派說的真心或非建制派說的假意也好,都會繼續唱好一國兩制。當然,唱好並不代表不會蠶食;但當一個政權要唱好一件事時,他們至少都要在蠶食中不能去得太盡。同時,他們在一路蠶食「兩制」時,亦同時要給一些當中有虛亦有實的「好處」給香港,好方便政權擺出一個「一家人」的姿態。

再者,一日政權要擺這個姿態,無論機會有幾渺茫也好,香港的高度自治情况都還有轉機的空間。中國政局千變萬化,亦可以變得頗突然,正如20年前的香港人未必預計到近年的收緊,我們亦難以預計10年、20年後的中國政局會否令香港自治被收緊的趨勢逆轉。到時,香港人還會不會覺得作為中國一部分是壞事?

相反,如果香港搞「獨」,甚至「獨」了起來,一個大條道理不需要真心或偽裝視香港為「一家人」的中國大陸就只會強硬對待香港。在此情况下,就算中國大陸內部有轉變,香港不會因此得益;香港只會被改革中的中國大陸視為一個「外人」的附庸體系,繼續被中國大陸以強硬態度對待。就此,大家看看不少中國民權(civic rights)人士對台獨問題的偏向強硬態度,就能看得出一群相對地「自由派」的內地從政者會怎樣看一個「獨」的香港了。

問題不在一國兩制構思 而是實施

對於不少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失望甚至絕望,我可以明白。但過去20年對我們的提示就是,問題並不在於一國兩制構思本身,而是在實行時與此有關的《基本法》條文不被政權尊重。但既然問題是在於實施,即是將來有轉機的可能性永遠存在。相反,無論由什麼角度去看港獨也好,前路都是死路一條,甚至會比現時在落實上大不完美的一國兩制更不堪,港人的人權、自主性更小

留得青山在 哪怕無柴燒?

所以,與其花精力去尋求一個不會存在的「港獨烏托邦」,香港人不如在我城永遠都沒可能不是與大中華緊緊關連的大現實下,把有限的力量堅守一國兩制。這條路必定是崎嶇的,而且堅守失敗的風險亦不小。但香港在不完美的一國兩制下仍有其優勢,不值得為了一條必定失敗的港獨路而把這一切拆掉。就算以最悲觀的眼光去看,「九死一生的一國兩制」總比「必死無疑的港獨」可取。只要留得青山在,我們香港人又哪怕無柴燒?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港獨不可行.三 完)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原文載於2017年8月30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