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哈利波特系列的小說或電影。其中一個片段令我有特別深刻的印象,那是關於「怕事的肥仔」Neville Longbottom的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哈利波特與朋友為了保護魔法石不被偷走,決定冒險違反校規半夜溜出宿舍,但是卻被Neville發現。雖然哈利解釋他們偷走是為了一些比校規更重要的事情(Neville並不知道他們是要去保護魔法石),但是為了不讓哈利等人惹上麻煩,平日怕事而且學藝不精的Neville選擇了阻止朋友犯錯,攔住他們的去路。結果Neville「秒速」慘敗,被妙麗以魔法鎖住。

但是這不是故事的結局。到了年終,各個學院比拼分數的時候,Professor Dumbledore把關鍵性的分數給了Neville。他說:「勇氣有很多種;對付敵人固然勇敢,但是反抗朋友同樣需要很大勇氣。」(There are all kinds of courage. It takes a great deal of bravery to stand up to our enemies, but just as much to stand up to our friends.)最後,Neville成為了他和哈利的學院贏得冠軍的功臣,風頭甚至蓋過了成功阻止壞蛋的哈利。

說了這麼多風馬牛不相及的,也許大家疑惑,與我們有何關係?

東北案十三名抗爭者和雙學三子被判入獄,可說是喚醒了很多自佔中完結後變得沈默和被動的香港人。更加火上加油的是特首、高官和建制人士的「賊喊捉賊」。「表達意見應該用不影響別人的方式,才是真正的民主」、「檢控毫無政治考慮」、「大家必須尊重法庭判決」等等的評論,只維護既得利益者,把屬於政府的責任一概無視:

一個不是民選的特首,憑什麼教人何為「真正的民主」?基本法承諾香港人會有普選,然而20年過去,香港人仍然承受沒有任何代表性的小圈子選舉,足見中央及港府言而無信。

如果進行檢控的決定沒有政治考慮,那為何不少在佔中期間暴打示威者、記者的人沒有被檢控(注)?是不是有「選擇性不檢控」的問題?雖然基本法確立律政司的獨立性,然而當律政司的行動令人有理由質疑其受政治動機影響(尤其是當有從律政司內部流出的消息指袁國強是力排眾議決定要覆核刑期),律政司和警察的檢控工作是否應該更公開透明,而不是一味躲在「檢控獨立」的幌子後?

當法官判辭內有不屬於法律理據的道德批判,從而使公眾對於法官是否受個人政治取向影響判決中立性時,針對判辭作出批評沒有問題,不屬於「不尊重法庭判決」。

中央和港府政治上的步步進逼(這不用多說,遠至提倡國民教育、近至以釋法來褫奪民選議員的議員資格,都是「極佳例子」)、失信於民,引致港人憤怒、抗爭,這是明白不過的邏輯順序。以上建制派看似中肯的言論其實是把事情本末倒置的另一種謊言。這些言論我們需要批評、應該批評。

但是,有一些觀點,實際上是中肯,可惜不中聽;尤其是當同路人提出這些觀點,我們有責任認真對待及思考,而不是因為聽起來「政治不正確」就立刻把它打上各種道德批判的標籤。石永泰大律師說「求仁得仁」,是否一定就是涼薄呢?是否代表他不尊重雙學三子的犧牲、幸災樂禍呢?他有表達他欣賞三子坦然無懼,一再強調他以選票支持羅冠聰,並且肯定公民抗命這個理念於監察政府是不可或缺的。由此可見,他在立場上不是反對公民抗命,也不是涼薄地純粹把責任全部推到示威者頭上,更不是指控三子出爾反爾、說要抗爭到底而拒絕承擔責任。三子從來沒有拒絕承擔法律責任,所以我相信石永泰的「求仁得仁論」並非故意奚落三子,而是說給我們一眾「黃絲」聽的:在邏輯上,公民抗命的目的就是透過承受法律上的罪責,從而顯示法律及體制的不義,因此我們不能只強調因公義而犯法就是沒有錯的。這只是一個從道德價值上作出的判斷,不小心的話很容易就會演變為「搬龍門」。雖然三子接受了罪責,但是坊間不少人是真的認為因公義而犯法是完全沒有問題的,這需要很小心地處理。當然,我不是同意石永泰所有的話,當中包括他對戴耀廷先生的意見。但是因篇幅所限,暫時不在此討論。

又例如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發出的聯合聲明,雖然我不能同意當中所述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判決受到法理以外因素影響」(如上述,判辭內包含了一些看來是主觀道德批判的論述),但是主要論點其實相當持平,確實是沒有實質證據證明上訴庭所有法官在判決三子案時,是受到「香港以外的」政治壓力影響。有不少人旋即批評法律界只是「官官相護」或者「圍爐取暖」。必須說明的是,雖然「歪風論」和楊振權法官出席中小型律師協會宴會給人感覺有政治動機的嫌疑,大眾對此反感無可厚非,但是以此作為上訴庭所有法官都對抗爭者都持有偏見的「證據」,就似乎有點薄弱了。而且,過度擴大對法庭的質疑,也會把其他應該討論的問題(例如警察和律政司如何行使檢控權力的問題)遮蓋。

面對香港的各種問題和伴隨而來的巨大無力感,有感受和情緒是自然不過的。但是,我們也需承認,在情緒化的氛圍中,向同路人提出不受歡迎的異議不但困難,而且需要很大勇氣。我們應該珍惜和尊重這些觀點,並且審視它是否有可取之處,不要太快作出人身攻擊和道德批判。難道每一次對佔中、示威者作出任何批評之前,都必須事先「帶頭盔」聲明支持民主法治的政治立場嗎?

常常聽到一句「在爭取民主的道路上,我們沒有分裂的本錢」。這不是單單一句口號。如果大家相信真正的公民社會可貴在於和而不同,那提出與主流觀點不同的看法不是分裂,而是理性討論,是公民社會中必須的元素。民主之路如何去走,從來沒有公式,必須先經過大量有建設性的討論和修正。珍惜理性的聲音,長遠來說對爭取民主運動才是有益的。

注: 可參閱2017年8月18日立場新聞題為《多宗暴力反佔中案 律政司無覆核刑期》的報導

(原文載於2017年8月26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