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chambers,大狀J召集了圍內堆friend入pantry。法律界是個非常gossipry的小圈子,長期處於高壓工作以外,飲酒和傾八掛就是在office中最正的娛樂。

「你哋知唔知呢,大狀C真係好奇怪。」

其他人都用眼神叫J講落去。

「佢唔知受咗咩刺激,成個人變咗個『樂觀L』。成日係fb、ig,share埋晒啲懶正面文字,好作狀囉。」

「正面有咩唔好?」大狀E插嘴。

「正面唔係唔好,but for God’s sake你本人都唔係下下都咁益智勵奮吓話。仲要日日自J式咁宣揚咩愛呀、和平呀,挑!其實都係廢話。」

「啱呀!自J!嗰日我返大陸,去到邊都見到共產黨啲poster,咩國家係文明理性和平自由,講嗰樣無嗰樣,真係睇到人火都嚟埋。」

年紀最大嘅大狀B接住講:「J,你太年輕了。時下已經唔興崩口人忌崩口碗,反而係崩口人愛崩口碗。對自己最恐懼或者缺乏嘅嘢,偏偏要發大嚟做同講。催眠人亦催眠自己 – 我哋已經好掂,我哋係啱嘅,我哋無做錯!」

講到呢度,大家停咗飲手上嘅紅酒同咬緊嘅cheese。我哋都無再講嘢,但我哋都明白咗B指啲乜。諗起近期嘅新聞,周圍空氣變得沉寂而悲憤。

從DQ、東北示威人士,和雙學三子案中可見,政府對自身的荒謬已經是諱疾忌醫。以強權與鐵窗為武器。做錯咗,唔緊要,一於錯到底;高鐵一地兩檢有違基本法?指鹿為馬囉。驚咗市民覺醒的力量?不合情理地硬要上訴,將帶頭者通通塔晒佢囉,一了百了。

今日的香港,已滾成一個熱鍋。溫水煮蛙四字,再不適用。係呢個咁攰嘅時候,熱到瘟瘟燉燉,真係會好想放棄,大家一齊死算。但,但。為咗唔要令小人長戚戚,只要一息尚存,我哋仍然要講同做盡一切令強權恐懼的事。

當每個人都開始因爲覺得徒勞無功而淡出,香港就真的要死了。

Sophia@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 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8月2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