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已經有很多法律觀點分析雙學三子一案判決的量刑理據,在此不贅。今天想討論的,是針對法官的批評聲音。

雨傘運動是一場開宗明義的公民抗命。公民抗命是以和平的方式,不服從不公義的法律。違反法律的後果,就是被法律所制裁,即使法律被正確地使用,也是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如果不是這樣,公民抗命如何能彰顯制度上的不公與殘缺?如何能彰顯,當政府和建制權力氾濫失衡時,法律(包括法官)也只會淪為當權者手中的一把刀,隨意砍下?

年紀輕輕的三子被判監,我們為他們將要面對牢獄之苦而痛心、憤怒。然而,敢問一句,難道他們被判社會服務令,就是「罪有應得」?不是的,只是我們覺得社會服務令好像比坐監容易接受。但是,其實他們的「有罪」才是重點,因為它正正反映了制度上的不公義。

幾個大好青年,不是因為關心政制發展、關心香港的將來,又何須冒著被捕的風險,在街頭抗爭?為什麼善良無私會成為他們的罪名?因為一個強權的政府,拒絕與人民對話,也不讓人有合法而有效的渠道表達意見。這樣的制度下,你要麼沈默接受,要麼冒險反抗。

政府和建制人士很喜歡說佔中犯法。是的,公民抗命是犯法的。當天夏慤道上的我和你,都有犯法。但是我們還是去了,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可以「漠視法紀」,而是因為我們沒有別的方法,可以令政府聆聽我們的聲音。這個初衷,今天我們還記得嗎?我們有沒有利用每一個機會去發聲?有沒有嘗試在自己的圈子和社區,作出一些我們能做的改變?

即使法官在判詞中對公民抗命的觀點在法律層面上有可商榷之處,然而毫無根據地罵法官是「藍絲」、「港共」、「三權合一」,雖可以洩一時之氣,但是並不能改變任何現狀(更有可能構成藐視法庭),亦讓建制權力很輕鬆地就能把責任推到法庭上。法庭不能也不應被視為解決政治問題的地方。我們不想見到其他為公義站出來的人受政權威脅、逼害,我們就首先需要從自己出發。我們有責任,從今起在每一天自己有能力影響的事情中(與朋友的對話、做事的方式、參與各種社運活動等)改變我們的社會,令這班年青人的犧牲不致付諸流水。

願我們都能秉承三子的信念:不畏強權,為公義發聲。共勉之。

方翊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8月1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