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自己的權利 並無坐享其成的便宜事(文:巫明)

近日有關反東北發展及佔領運動的案件引來不少對法庭的批判,認為它未能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甚至連基本的以理服人及程序公義都做不到,繼而對法治的信心都出現動搖。眼看年輕同伴鋃鐺入獄,的確令人痛心疾首,心情的起伏如巨浪亦不是能強忍的;但無論如何,法治不會受幾宗官司的輸贏而受影響,一時的挫敗亦不是放棄原則的理由。相反,悲憤慟哭過後正是冷靜下來反省下一步的上佳時機。

【法政巴絲】都是法官的錯?

這幾天,已經有很多法律觀點分析雙學三子一案判決的量刑理據,在此不贅。今天想討論的,是針對法官的批評聲音。 雨傘運動是一場開宗明義的公民抗命。公民抗命是以和平的方式,不服從不公義的法律。違反法律的後果,就是被法律所制裁,即使法律被正確地使用,也是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如果不是這樣,公民抗命如何能彰顯制度上的不公與殘缺?如何能彰顯,當政府和建制權力氾濫失衡時,法律(包括法官)也只會淪為當權者手中的一把刀,隨意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