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文章】兩星期前(8月2日),我提到在今個月會以推理分析來看看港獨的根本不可行,今日的文章是這系列第二篇文章。

上回,我提到香港在可見將來根本沒有獨立立國的空間,而任何這方面的嘗試都只會為香港帶來災難結果。然後,我指出香港基本上只能在兩種情况下獨立。第一種情况就是中國全面內訌、國力極弱,但在這種情况下宣告獨立的香港根本不會是一個實行民主、尊重人權的地方,然後當中國大陸(或甚至香港以北分裂到只剩下廣東)穩定下來後,必定會把香港收回。

第二種能實施港獨的情况就是一個極強、稱霸、有自信而不再需要香港的中國大陸。在取態上,雖然在這情况下的中國大陸覺得自己不再需要香港,但在軍事、外交上,中國大陸絕不會讓香港成為一個地理上比關島更接近中國與其盟友的西方軍事、外交落腳點。同時,既然香港「獨立」,中國大陸就連表面上裝作要對香港好(現在實質上是不是對香港好就見仁見智吧)都可以免了。

推理7個範疇上的「香港共和國」

有見及此,這樣的港獨會是怎麼樣的?今天,我嘗試推理一下在各主要範疇上,一個在中國稱霸下的「香港共和國」會是怎樣的。

(1)軍事:中國不會容許香港有自己的軍隊;又或者就算有,亦只能駐守在香港島,不能「過海」。相反,中國軍隊能繼續租用現有的各個軍營(甚至開設更多),而且有無限制的香港海陸空域使用權。另外,在沒有中方的批准,香港絕不能容許任何其他國家的軍隊進入香港的海陸空域或在香港擺放任何軍事裝備。這種廣泛的軍事權利與美國在某些同盟國所擁有的軍事權有相似之處。而中國就此安排能對香港在軍事上的控制,實質上會與北塞浦路斯被土耳其控制的情况不相伯仲。

(2)外交:香港難以有獨立外交政策,一切都會被完全包圍她的中國牽着走。這與卡塔爾現在因形勢所迫而在外交上被伊朗牽着走一樣。

(3)中國「國家安全」:無論香港獨立或否,任何中國政權都不會讓香港成為影響中國大陸政局的基地。所以,如果香港被允許「立國」,其中一個條件一定會是要香港有法例禁止在香港境內的人做任何干預中國大陸內政的事,而何謂「干預」會以中國大陸法律定義為準。不容任何人在境內牽涉另一個國家內政的法律,能以南非禁止公民參與他國政變的法律為起點,然後再加「中國元素」,結果會比香港現有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要求更苛刻。

(4)執法:現在大家十分關注的中國大陸人員疑在香港跨境執法問題,在獨立的香港只會比現在更嚴重。現在的情况的確是不能接受,但至少因為基本法條文的關係,若真有跨境執法,總是要不太光明正大地去做。但中國讓香港「立國」時大可以逼香港正式接受某程度上的跨境執法;就算沒有這種正式渠道的存在,如果中國要跨境執法,香港無論是獨立或否都是很不幸地無可奈何,就正如巴基斯坦多年來對於美國在其境內單方面的軍事、執法行動都是沒有辦法。

(5)經濟:無論大家認為現在中國大陸怎樣「買起」香港的一切也好,至少在表面上甚至實質上,中國大陸仍要擺出一個「香港很重要」姿態,因為香港始終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如果中國讓香港獨立,香港就比起現在更加不是「自己人」。在貿易、資金流通、金融市場運作等範疇上,中國再不會「開門」給香港。就此,大家或許會說,這其實是讓香港經濟脫離中國依賴的契機吧。但兩個大現實令此想法說不通。第一,除了上世紀50至70年代(當時香港是靠廉價勞工突圍的),香港的經濟命運一路都是——無論怎樣嘗試——難以逃離依靠中國大陸。沒有了這條路,而香港的工資以國際標準來說亦不再便宜,外國投資者根本沒有誘因在香港投資。第二,香港亦與新加坡不同,因為後者沒有鄰近城市與她競爭,但香港鄰近至少有深圳與廣州兩個競爭者,遑論上海等長江三角洲城市。

(6)政治:無論「獨立」香港政府怎樣立法去限制中國在資源上在香港政壇發揮影響力也好,其政局都是難以逃離中國的「五指山」。就此,大家看看台灣民進黨政權的進退兩難就知道了。一不小心,香港甚至會連台灣民進黨政權的境况都達不到,只能淪為白俄羅斯被俄羅斯政治操控,或北塞浦路斯政權想與南塞浦路斯統一都因土耳其各種要求而泡湯的那種不能自主。

(7)民生:如果獨立香港的食物與食水供應與現在一樣,就會繼續依賴中國,而中國肯定會以港獨為藉口把一切加價。但如果不這樣做,飲食都會變得比現在已經是有點「搵笨」的入口食物、東江水更貴。而當經濟像上述那樣日趨困難,獨立香港又或要(如果中國容許香港有軍隊的話)花錢在國防時,處理民生問題的資源亦會相對減少。

「獨立香港」比現在一國兩制差得多

換句話說,香港若在中國大陸弱勢時獨立就不會長久;但若在中國大陸強勢時獨立又只會是中國的附庸國(vassal state)。當然,有人會問,這真的是差得過一國兩制嗎?我認為答案不單止是「是」,獨立的香港還要比現在好像是問題多多的一國兩制差得多。就此,我下回分解。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港獨不可行.二)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原文載於2017年8月16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