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指﹕「如果你咁擔心(被人拉),你咪選擇其他方法去內地囉!」,甚至不到內地 [1]。

問題,出在「你」這個字。特首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究竟代表的是小圈子,還是七百萬人,大家心裡明白。有一群香港人擔心「一地兩檢」的安排,那就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而這個「你」,是多是少,反正都是「你」的問題。明明連反對的權利都沒有,甚至連被諮詢的機會都被消失,從2009年提出建議,事隔8年,到2017年,一下子就提出引進內地法律的「一地兩檢」方案,而且是「唯一可行方案、不存在推翻」 [2]。

「你」沒有其他選擇,除了用其他方法到內地,或直接不到內地。

於是,問題也出在「怕」這個字。「怕」自己連說不的機會都還未出現,生米就已經煮成熟飯,再想去說不,就是在妖魔化、政治化、情緒化,反而變成是「你」在製造麻煩,阻礙香港向前。「怕」內地法律引進香港,遠的不說,劉曉波去世還未滿一個月,劉霞至今依然失蹤 [3]。難保走進高鐵被捕者正是你親友,但不保證你因此無被犯法,忽然可被洗頭,還要上鏡認罪。「怕」別人笑自己杞人憂天,明明說好五十年不變,但《中英聯合聲明》已成歷史文件,一直以為留守香港不到內地可得一夕安寢,結果一朝醒來,剛剛廿年過去,只需人大常委一聲令下,香港已經可以變成內地。我雖不到內地,但內地已經到來。

最後,問題也出在「高鐵」這個詞。沒有「高鐵」,香港就會被內地邊緣化,為了不被邊緣化,我們要花900億蓋一條26公里的鐵路,但卻連醫管局2.5億的撥款都要省掉,讓病人病床迫出病房塞滿走廊。當你以為今天省吃儉用勒緊褲頭,可為明天帶來收益,結果政府最近把「高鐵」的內部回報率由09年的6%下調至4% [4],還本無期。你以為「高鐵」可以直達廣州,因為其全名是「廣深港高鐵」,但原來到的是番禺,只不過站名叫「廣州南」罷了;你以為「高鐵」真的是「高速鐵路」,但最高時速只到200公里,比內地高鐵最高時速達300公里慢起碼100公里 [5],原因是香港「高鐵」全程需在隧道行走避免工程影響地面交通,而隧道限速在200公里 [6]。被騙徒欺詐金錢,你尚可報案求助;為了「高鐵」發展,你只能感激國家照顧無微不至。

「你怕就不要坐高鐵!」一句說話,反映特首心聲,道盡港人辛酸。

[1]﹕ 【一地兩檢】林鄭:不應政治、妖魔化方案 跨境執法憂慮匪夷所思 (香港01 2017年7月30日)

[2]﹕ 林鄭﹕不存在推翻一地兩檢 陳淑莊促諮詢公眾 張建宗:屬唯一可行方案 (明報 2017年8月7日)

[3]﹕ 劉霞仍失聯 親人生日無致電 (明報 2017年8月7日)

[4]﹕ 【最新預測高鐵商務客少400萬 學者﹕或進一步拉低回報率 (明報 2017年7月28日)

[5]﹕ 高鐵香港段接通全國16城市 赴京只需9小時 (東方 2017年7月25日);京滬高鐵9月提速 復興號按時速350公里運行 (東方 2017年7月27日)

[6]﹕ 探討高鐵 看清事實 (港鐵 日子不詳)

文:Billy Li

(原文載於2017年8月9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