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費時反對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方案。為甚麼我會這樣說?
在法律上,任何牽涉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法律的方案都很清楚地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就「香港」的定義、及《基本法》有關內地法律基本上不在香港執行,以及在香港境內的內地人員必須遵守香港法律的條文。這些條文的清晰程度高到根本沒有「走盞」空間。如果深圳灣、海外一地兩檢例子在香港境內實施,都通通會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

但政府今次很聰明。他們的方案並不是為求遵守有關憲制性文件。政府現在把一切都推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去通過一地兩檢安排。在這個方案下,就算有人在香港提出司法覆核(要在內地法院挑戰這方案是不可能吧),香港法院無論對這方案有任何憲制上的質疑也好,最終都很大機會要以香港法院無權過問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為主要理由,把司法覆核否決。

換句話說,政府根本就不重視《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他們只要做到難以被挑戰就可以了。在這情況下,無論說甚麼都好像沒有用了。

至於在政治上,我更擔心一地兩檢的爭論會令非建制陣營一鋪清袋。一地兩檢的所謂「方便」雖然在不同範疇上都被誇大,但其「方便」形象的確是深入民心。再者,因為非建制圈子過往已濫用「世界末日」、「一國兩制已死」、「大陸好恐怖」等論述去反對一些政策,「由細嚇到大」的香港大眾每當聽到這些說法已經無動於衷、甚至對其反感。可惜,近日在傳媒與社交媒體見到的非建制政圈與社運人士對一地兩檢的評論都偏向是用這種驚嚇論述。老實說,就算這些恐慌是有理據的,香港已進入了「狼來了」年代,不會有助說服市民去看清楚政府一地兩檢方案的弊病。

既然法律、政治上都好像是死胡同,這是否意味着大家都放棄質疑政府一地兩檢方案,讓它悄悄通過就算數?這又倒不是。在法律上,政府一地兩檢到底是否符合《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是一件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的事。既然政府嘗試靠掩眼法把不合憲的變成合憲,我們就有道德責任去理性地、不情緒化「逢中必反」的方式去拆解。在政治上,雖然大眾表面上時常擺出一些「不要讓法律問題阻着地球轉」姿態,但我與政圈、社運圈子外的朋友討論憲制議題時的經驗就是,只要有人願意用非情緒化方式,耐心理性地解釋,大眾會願意思考的。

說到底,在嘗試說服大眾為何政府一地兩檢安排不能接受時,我們不需要情緒化、不需要以激烈的措辭、不需要譁眾取寵,只需要理性地說真話就可以了。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原文載於2017年7月27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