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直通香港,好壞本已參半。雖然通勤時間縮短,但隨之而來的問題,還有天價費用,令人不得不質疑其效率。為了令這大白象「得其所用」,我們還要拱手相讓區隔中港的邊界。名為一地兩檢,實為割地條款的安排,不就是隻特洛伊木馬嗎?

興建高鐵,本來就非香港人的整體意願。對於那些經常穿梭兩地的人而言,省下數分鐘或許是比較方便。可是,對於市民大眾而言,數百億的開銷,還有帶來的環境、發展、政治和法律問題,省下的幾分鐘,真的值得嗎?

好了,不說了,高都鐵開工了。可是,隨之而來的並不是好處,而是問題。沿線動工要拆遷,受影響的人卻得不到妥善安置;開鑽隧道時遇到問題,又要延遲進度,難道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嗎?工人不足、工序延期,開支破頂,承建商追討費用,這些一開始都沒有計劃的嗎?整個高鐵的建造工程,與其說是設想周到的世紀大建築,倒像一班迷失方向的人,見步行步,真正的「摸著石頭過河」。

到了快完工了,錢都用得七七八八了,這時才處理一地兩檢。在請求動工的時候,政府不是說已經有了萬全計劃了的嗎?為什麼早不說,非要等到最後才公佈呢?是當初在說謊,還是繼續在說謊呢?

這個一地兩檢的方樣,只想著要服務高鐵,把千千萬萬香港人最關注的問題輕輕帶過。人家問為什麼要將刑事司法管轄權讓給內地,答的就乾脆說不屬香港,香港就不用管。

最令人不解的,是政府如何努力地推銷拱手相讓管轄權,但當要解原因時,先引南轅北轍的外國例子,又將問題轉移視線。政府所引的英法例子,不僅嚴格限制執法人員的權力,更沒有賦予全盤的司法管轄權。另一個普遍的例子,美國在世界各國的預先入境安排,更是嚴禁美國人員施行美國的刑事管轄權。政府真的是要參照外國,請先弄清事實;要是一意拱讓管轄權的話,那就直話直說,省得市民去「踢爆」吧。

今天政府利用了基本法二十條去「割地」,正正打了自己當年的嘴巴。在設立深圳灣的一地兩檢時,就是用了第二十條來要求中央政府授權。深圳灣看似相同,實質不同,因為現在是要國家的法律在香港施行;相反,深圳灣要求香港的地方法律在中國某部份施行。這種胡亂援引第二十條,他日只要又偷龍轉鳳地將高鐵此例搬出來,政府又可以再將香港的自治權和市民的人權保障斷送。

一地兩檢和高鐵帶來的,只是門面上的便利,但卻將香港最後的屏障破除。法律上,一地兩檢將一國兩制踢散,以後若政府有事不能做,它只要將權力轉到中央,那香港人就無權干涉。社會經濟上,為了這高鐵,我們將多少的時間心機、錢財人力投進這無低深淵,而日後國家若有其他計劃,又可以援引高鐵例子,香港又要屈膝配合。這些,才是高鐵引進的危害,才是對香港的長遠影響。

古有特洛伊木馬,今有廣深港高鐵。兩者都貌似是勝利,但特洛伊城裡的人,則被滅門。古羅馬神話中,特洛伊僅餘的英雄顛沛流離,最後定居羅馬,創造一大偉業。香港的制度,要被一隻木馬摧毀了嗎?若是摧毀了,香港可以有羅馬這麼幸運嗎?

文:冼樂石

(原文載於2017年7月27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