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Y分開了。」S昨晚給我短訊。

S是我的ex。他善良、高大、英俊、博學、幽默、浪漫、而且有份天真的S-style的正義感。他總能給我無盡的驚喜,但也教我不停地擔憂。因為他愛喝(酗)酒,甚至有時會濫藥,而雖然他本身的工作合法正常,他的老闆是個黑社會份子,我懷疑他工作的公司根本就是個犯罪集團。

我嘗試勸他改變。我承諾過陪伴他戒掉不良嗜好、支持他另找工作。他說他知道應該要改變,為了他自己,為了我,為了他身邊的人。

可是,每當我不讓他喝酒用藥的時候,他便會推說改變需要時間;每當我質疑他的工作的時候,他便會說我們這些律師偽善,他的世界的秩序才最公平;後來,他更會把我的勸諫視作人身攻擊,把我出於愛的說話當作仇恨他的證據。

然後,我放棄了。我違背了我的諾言,沒有陪伴他戒酒戒藥找工作。我哭著離開了他。

最近,那種難過彷彿又回來了。喚醒我的難過的,是劉曉波先生。我實在無意也不配把自己那段關係跟劉曉波先生的悲壯相比,我只想卑微地分享自己的感慨。

劉曉波先生愛的,除了劉霞,還有富強、繁榮、美麗的祖國。正因為愛國,他才會主持起草《零八憲章》,為中國的發展提出改善建議。可是,他溫和的忠言卻莫名其妙地被打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具有現實社會危害性」,而且他亦因而失去自由。別國要求中國釋放劉曉波先生嗎,中國便會說她們偽善,又會奉勸她們先糾正她們自己國內的問題。

為了自己,我忍受著短暫的心碎和內疚,離開S;劉曉波先生卻為了千萬的中國人、為了追求自由、平等、民主等基本人權,為了他對自己「誠實、負責、有尊嚴」的要求,一直不肯離開。我謹此向劉曉波先生致敬。

S說,他跟Y分開,是因為他發現Y根本一直在只是在哄他、利用他、當他是提款機。他甚至懷疑,Y一開始就是個騙子……我聽不下去,因為我禁不住想,要到甚麼時候我們的祖國才會看清誰是在為了私利才會口中一直喊「愛國」?要到甚麼時候國家才會變得值得像劉曉波先生般的烈士的愛?要到甚麼時候國家才會認清,再這樣下去,很多人都可能會哭著離開?

Alexa Stone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7月2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