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環節由04:43開始)

前聞: 七月十五日,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被法庭裁定失去議員資格,「梁游事件」引發人大釋法,結果,今次DQ(取消資格)四位議員的主審法官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便直接引用人大釋法各點,頒下DQ裁決,判決相關內容:依據《基本法》第104條(連同2016年11月7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就此條文發出的解釋(“《解釋》”))的恰當詮釋、《宣誓及聲明條例》的條文、以及參考相關案例,法庭指出有關作出立法會誓言的法律規定有以下的原則。

訪問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大律師談『人大釋法』從何而來: 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大律師: 『人大釋法』是訂立基本法時留下來的一個缺口。一般而言,在普通法三權分立制度下, 立法機關是進行立法,解釋法律是由司法法庭負責, 法庭對訂立法律傳釋方面是有一個最終的話語權,這是正統三權分立的制度。現實情況是香港主權移交前,即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到起草基本法過程中,就在英國與中國談判過程中訂立基本法時,中英雙方作出怎麼樣的妥協因而有這個效果,其後演變成今天香港法院是否仍然是法律最終傳釋者?其實不是。因為基本法158條裡是明訂人大是有權釋法。釋法則有權解釋基本法的條款。這之間也是有一個制度存在,例如終審法院有一個問題需要提交給人大,此問題也涉及國家層面的事情,即可向人大提出釋法,因此終審法院對此問題可獲最確定的答案。 其中絕大多數案件都是香港政府或人大自己提出釋法,這樣做法是否與基本法條款有衝突呢? 這點屬政治問題.事實上,這釋法權是根據基本法第158條是有存在, 至於為何會有釋法權? 這是中英雙方在起草基本法時,他們之間談判出來的結果(Q:香港是否被出賣呢?)我們回頭看中英談判香港主權移交時,香港人參與的程度有幾多?在那階段是否有任何一方是代表香港人的看法呢?至於香港是否被出賣?我相信英國在進行談判時有自己本身利益的盤算,中國也有自己本身利益的盤算,但香港人利益的盤算又由哪個來代表呢?又或者是同他自己本身利益之間的取捨,這個問題實在是中英聯合聲明談判時所遺留下來的,也都隱身到現在為何有這麼多年輕人談論2047大限時,我們要再一次關於香港前途有一個討論,在中英聯合聲明談判時香港的聲音沒有好確實傳達出來,但到了2047年,這個情況是否將香港人的聲音有效及全面地反應出來,現時是有這個政治討論存在.法律與政治是好難分割,但好多時候法律只可以做某一點,跟著過了這一點後就是政治效應.

訪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談香港困局:法立會議員梁國雄:香港經濟走向攏斷化, 在政治上也會更加收緊.香港己經是他們一塊口中肉, 香港任何政策都會影响到來香港謀利的大陸資本,他們通過特區政府及立法會將政策及香港資源成為他們大陸來香港攏斷的一個工具. 香港的轉變, 除了香港人實行自治去抗衡中共操控外, 其實最根本是中國政治改革能夠實行一個民主憲政, (Q要中國大陸內部變成民主憲政?)因為香港在英國百多年管治, 因中英談判後香港政權移交中國中央政府, 這個中央政府無論好醜都是對香港擁有主權, 新的宗主國來香港後,他的國家是怎麼樣當然是直接影响香港命運, 當然大陸的維權人士及公民社會以及民運人士受到非常利害的打壓, 所以他們對香港港人的聲援是不會立竿見影,而我們對大陸維權人士的聲援暫時也不會有影响, 但在一個專權政府裡, 那怕是多麼微弱的聲音,都會形成更大的呼聲, 更大吶喊的基本原素.

法立會議員梁國雄:我覺得在雨傘運動之後,香港人曾經有試過大型公民不服從運動,這運動不成功, 我們要想想為何整個運動有號召力而沒有組識力,也許登高一呼,應者雲集,但抗爭運動並沒有持續。香港人參加公會及公民團體比率低,公民運動過去是缺乏組織,若沒有大型公民運動,每個人都是孤立的,即使是登高一呼、應者雲集,但並沒有在短時間內組織群眾,也沒辦法形成民眾建立自治的機關。從歷史角度來看,從來都沒有第一次自發群眾運動就會得到成功。我認為香港以和平公民抗命運動會是很重要的策略,曾經想用以暴制暴方式去做,暫時來講,香港人也還沒到這種程度,同時當我們以暴制暴時,本身有冇實力,以暴制暴不是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人做得好過現在的那些當權者. 我們現階段的犠牲及抗拒是要讓統治特權分化致到轉變。

法立會議員梁國雄:香港有一個問題:香港是一個700萬人口的城市,而統治香港的政權是一個擁有超過7000萬黨員的政黨,而這個政黨在大陸是永遠執政的,所以,我的意見是香港民眾運動得不到大陸的支援,也影响不了大陸,我們香港單純地嬴(爭取到民主)的機會是比較困難。我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歷史就不見得會重複,像2013年也沒試過有雨傘運動,2003年的23條立法讓大家會好緊張。(Q現在23條是否仍會通過推行呢?)A:看看張德江訪問澳門公開稱讚澳門特區政府實行23條立法做得好好,其實張德江講這翻話的言下之意是向新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施壓。我覺得不要睇輕大型群眾聚集的力量,即使不會有即時效果,但對民間的充權以致向當權者施壓有重大作用,尤其是現在特區政府正加強打壓香港民主運動,包括要入稟司法覆核立法會議員資格,以致大舉拘捕示威遊行群眾,如果大家唔行出來的話,即系鼓勵佢繼續做啲樣野,如果佢做到的話,香港制衡特區政府與中共力量會進一步受到打擊.我個人認為:莫為自小而不為、莫為無為而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