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我,今年為何還要七一上街?年長的說︰「年輕人,阿爺不是順應民意,選了個賢士當特首了嗎?法治尚存,制度尤在,在這中央保佑的褔地,你還是不要多搞事了。」七一還要上班的說︰「喂,唔好阻住我返工啊!年年都遊行,你地係咪得閒得滯?唔好忘記,有幾多人畀你地遊行阻住做生意啊。」就連一向支持的身邊朋友,都說︰「遊了十多年,政府寸步不讓,仲想用行禮如儀既方式去爭取,豈不是對牛彈琴嗎?」似乎,大家都對七一已經失去希望,不是心灰意冷,就是嗤之以鼻。七一的意義,真的是一去不復返嗎?

其實,七一遊行的目標很簡單︰在這言論自由天天收緊的社會,遊行是警鐘、是決心;它不僅是對政府的當頭棒喝,對社會現象不公的吶喊,也對市民大眾是個不可多得的宣洩渠道。

七一遊行是警惕政府,尤其是所謂高票當選的特首,不要以為自己真的充份代表民意,官員們深受廣大市民愛戴。就算得到所謂的一千二百個選委加持,中央的首肯,這樣選出來的特首,到底不過代表這兩方的利益。那市民的利益福祉呢?七一遊行是提醒政府,社會還有非常可觀的市民,不滿政府的作為,不滿我們的政制仍然如此封閉,更不滿我們的自治被天天削弱。

七一遊行是告訴市民大眾,我們仍然在一個容許異見的社會中。一河之隔的宗主國,連一個病入膏肓的普通人,也要將其監控至最後才放手,而對那些不過是為老百姓維權申冤的律師,則冠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要不收監,要不「被消失」。每年的七一遊行,市民不用擔驚受怕,不用與至親朋友別離,遊行完後仍可正常生活。表達個人意見,本應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不應受任何不公不合理的限制。在這艱難的時刻,我們更加要身體力行,實踐這項權利,免得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以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之名剝奪。

七一遊行是團結香港人的時刻。我們雖然在幾近專制的環境中,但我們渴求民主、自由和公義的心並未休止。十四年前,我們齊齊用雙腳,將一條惡法掃走。那時候的香港人,多麼的敵愾同仇啊!為何今日就四分五裂,各走各路呢?七一遊行團體眾多,不知就裡的人,會覺得雜亂無章,各自表述。可是,這正正是七一的可貴之處︰只要你有意見,都可以用自己的雙腳,或者自己的嗓門,表達對建制、對政府的不滿。這才是香港人團結的時刻——和而不同,互相尊重——而非某些團體為了討好中央,刻意營造的那種單一、排他的「團結」。

而對於法政匯思,遊行還有多一重意義︰我們爭取公義、保衛法治的任務仍然繼續,而腳踏實地去遊行,正正反映了我們絕不離地的事實。那些在天天宣揚香港法治尚存,甚至進步了的人,不是掩耳盜鈴,就是指鹿為馬。或許在他們的心中,政府嚴刑峻法,社會一片和諧,就是法治的最佳表現。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法治了嗎?我們和兩千多年前的秦國,那種「昔秦法繁於秋荼,而網密於凝脂」,有什麼分別嗎?法政匯思敢於為香港法治發聲,為保衛我們僅有的制度而工作,但我們未曾忘記,法治不是只屬於律師、政府的︰它是屬於所有人的。法政匯思願意扛起這重任,但我們還需要市民大眾的支持。

脫離英國殖民統治二十年,香港真的脫離殖民統治了嗎?我們上一次聽「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什麼時候了?你又有沒有發現,中央愈來愈強調它們的「實質權力」?一個口中高呼著「沒有剩餘權力」的中央,真的會讓香港有「高度自治」嗎?你對天天被侵蝕的現狀又滿意嗎?

有時候,講多無謂,做最實際。對政制不滿的,請行出來;對民生不滿的,請行出來;要團結對抗野蠻政權的,請行出來;要捍衛天天動搖的法治的,請行出來。七月一號,講多無謂,做最實際;雙腳落地,才有抗爭。

文:冼樂石@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7年6月28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