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仔,

有一個名為《評台》的時事評論網站邀請我寫一封公開信給你,不過不是今日的你,而是二零四七年的你。到時的你已經會是年近四十,應該沒有興趣聽我這個「死老嘢」有什麼要對你說了。

不過,你都應該知道,嫲嫲是六十多歲被肺癌奪走的。我的呼吸系統一路都比較弱,使我懷疑會遺傳嫲嫲的病。按照這邏輯,我到二零四七年很有機會已經過世,不能再與你溝通。因此,你可以把這封信看成為我預早遺言之一吧。

我相信,不少同期被《評台》邀請寫這些未來公開信的作者都會以香港二零四七年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大限作為主題。但老實說,我覺得要就一個這樣的議題寫信給你好像有點奇怪。這個奇怪程度絕對不下於一個丈夫在情人節寫信給妻子、寄望她能對一國兩制有貢獻!再者,我根本不知道2047年的你會在哪裏生活,誰知香港的事會否還與你息息相關?

所以,我對二零四七年的你的寄望十分簡單。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不會活在一個被全球暖化弄到翻天覆地、民不聊生、戰火四起的世界,亦因此希望你能在生活上愛惜這個地球。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無論是選擇單身、做神父、認定女子或男子為你的伴侶、或有自己的子女,都會一切以愛為先、不會有害人之心,生活上不求大富大貴,只要生活快樂、不誤入歧途就可以了。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無論是活在世界哪一個角落,都不會只顧自己的利益、享樂,亦會關心社會、關心世界各地的弱小。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仍懂得讀、寫有板有眼的繁體中文,亦至少懂得說廣東話(能說普通話或其他華裔言語就更好吧),因為這是你的母語,無論你去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或你認為自己是什麼地方或文化的人,其他人都會視你為有華人背景的人,這是逃不過的。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能吸自由的空氣、吃安全的食物、喝沒有毒的水、生活在不污染的環境。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還記得亦知道天主愛你、爹爹愛你、媽媽愛妳,就算我到時已死了都會在天上或地下(我不敢假設天堂已留了一個位給我!)思念你。

阿仔,我愛你。

爹爹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文:任建峰

(原文載於2017年6月26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