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我個friend匯絲瑪麗喺篇《半桶水嘅義務律師》裡面,解釋咗義務律師嘅困難之處,但無可否認嘅係有啲律師係得半桶水嘅。雖則行行出狀元,亦樹大有枯枝嘛,呢句說話真係放諸各行皆準。

小弟雖然係一名律師,但亦身兼數職,包括係人哋嘅老公同老豆。同各位家長一樣,日夜擔心嘅係小朋友入唔入到邊間小學,第時可以升到邊間中學。天主教會喺香港辦學多年,有唔少歷史悠久嘅好學校。小弟係天主教徒,無論喺宗教角度同學業角度(當然仲有錢嘅角度啦),都幫小朋友揀咗教會嘅津貼小學,小朋友亦有幸蒙主眷顧分別入咗兩間教會嘅傳統小學。

雖然學校同老師都會畀壓力,話小朋友升中學要銜接,甚至想我小朋友去補習,我都唔係好理。我抱住嘅宗旨,係唔需要爭名次,但求學到嘢、升到班、培養到自學能力,最緊要唔好學壞就得嘞。何況我大把律師朋友,小學成績都係不甚了了,到咗大個發現自己嘅興趣先發力。甚至半工讀後轉行,然後成為好好嘅律師,都大有人在。

所以近呢兩年咩TSA、BCA鬧得熱烘烘,我都係無咩特別所謂,因為我仍然堅持宗旨,就算要考都唔會要小朋友補習去操啲小朋友。但係學校之前的確會因為TSA,中、英、數都要額外買多本TSA習作,成日要做多份TSA功課。點解?因為學生考得差,教署督學又會同你「談話」㗎嘞。但舊年三年級取消咗TSA之後,學校即刻少咗半TSA習作,仔女少咗功課,多番啲睡眠同親子時間啦。

小弟亦有一名律師朋友,佢太座亦係天主教徒,亦堅持為女兒揀間教會嘅小學。佢哋喺放榜日抽到呢間教會嘅名牌小學,都不知幾開心,我梗係即刻恭喜佢啦,最開心係教會學校最起碼會愛主愛人,教小朋友愛人如己嘛。點知佢個女小一上學期考試之後,老師見家長就一大堆訓話,見完老師仲要見副校長,話個女再唔改善就未必適合該校云云。我唯有用我自己嘅經驗同宗旨安慰吓佢,話學校點逼都唔緊要,最緊要自己心態。但我都明白,學校嘅壓力,可能係源於教署嘅TSA、BCA考核,或者升中派位嘅制度。

點知今年喺電視上面,見到佢個女嗰間學校嘅修女校長,話教育局畀錢,所以要以TSA、BCA考核小朋友嘅學習進度,係好合理嘅。小弟就唔係好明,點解妳學校做得好唔好,唔係考核妳,而係要考核個小朋友,令個小朋友要做多啲功課,多啲壓力呢?正如我哋呢行,你畀錢我哋打官司,最後無論贏輸,你唔會去搵審案個法官,問單案我哋打得好唔好。你有疑問,最多搵第二間律師樓,審核返我哋嘅工作,睇吓我哋有無疏忽、稱唔稱職啫?而且,隻隻手指有長短,點解個個小朋友都一定要學習成績出眾呢?小朋友運動、音樂或者藝術有潛質,或者特別有創意,TSA、BCA會考核咩?

前兩日睇新聞仲誇張。當日有兩個人帶埋個小朋友去佢學校門口示威,貼咗幾張標語喺欄杆,之後喺個化寶桶裡面燒BCA試卷。呢位修女校長,竟然沖出去撕走人哋啲標語,報警話人哋燒嘢,仲同其他家長講「我驚陣間有危險呀,你知啲人好暴力㗎」。校長當然要保護學生安全,但兩個人同個小朋友企喺條咁闊嘅路邊燒嘢,點樣暴力呢?咁每個月初一、十五,尤其農曆七月,周街啲鋪頭都喺街邊燒衣,咪好暴力,啲警察同消防員咪好唔得閒?定係校長帶住副有色眼鏡,所有示威嘅人都係暴力㗎呢?

最大問題係,無論人哋有冇權喺公眾欄杆貼標語,妳都冇權去撕毀人哋嘅標語,咁樣已經構成刑事毀壞。真係唔知邊個暴力喇?為人師表暴力犯法,係咪教壞細路呢?

其實,基本法同人權法保障咗香港人嘅示威同集會權利。如果得兩個大人喺公眾地方示威,連警方嘅《不反對通知書》都唔使攞。只要唔阻街,又唔擾亂公眾秩序、破壞社會安寧,就唔會犯法。

近年好多人成日話香港教育出咗好大問題,搞到啲後生一輩如何如何……睇完呢位校長嘅行徑,我都同意好多人唔認識基本法。起碼校長同老師,要正確學習基本法。但喺香港,法律唔係好似張德江所講,可以用嚟作為「武器」。喺法治嘅社會,法律除咗係規範社會嘅制度之外,仲係限制咗政府嘅權力,同保障市民權利嘅!

呢個世界,無論律師、校長、老師定神職人員,都有半桶水嘅人存在。但即使半桶水嘅人,可能選擇呢一行、行呢條路,都係有理想、有抱負嘅。請你毋忘初衷。而家唔識唔緊要,最緊要肯以謙卑嘅態度,終身學習,咁嘅身教就係最好嘅教育喇。耶穌都係身教嘅典範呀。

衛庭官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6月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