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

《2017 年水務設施(修訂)條例草案》

意見書

  1. 法政匯思從食水安全的角度出發,審視發展局於 2017 年 3 月 29 日就《水務設施條例》提出的修訂。
  2. 在綜觀有關的修訂後,法政匯思認為是次發展局所提出的修訂,實為非常倉促,沒有經過詳細考慮,更沒有從食水安全和市民健康的角度出發。
  3. 法政匯思對於香港的食水安全問題,仍然感到非常憂心。

法例對「指定人士」的要求低

  1. 首先,修訂條例的第 15 條禁止非指定人士進行指明水管工程,亦即是,只要是條例中所列明的「指定人士」,便可進行指明水管工程。
  2. 發展局在提出這一條的修訂時,是從現時業界的作業模式出發,把現時的作業模式賦予法律地位、基礎和許可。發展局並不是從食水安全的角度出發。這做法實為本末倒置。
  3. 法政匯思認為「指定人士」的定義中,發展局提出的(d)項,尤其令人擔心。簡單來說,(d)項讓任何人士在持牌水喉匠或註冊水喉技工的指示及督導下,進行指明水管工程。該名人士並不需要接受任何專業訓練、不需要修讀任何課程、不需要考取任何牌照。
  4. 修訂條例對「指定人士」的要求這麼低,實在讓人憂慮,制度是否實在能夠確保指明水管工程的質素和食水的安全呢?

對水管工程的喉管及裝置規管不足

  1. 另外,雖然「指明水管工程」包含消防供水系統或內部供水系統(統稱為「水管系統」 )的建造、安裝、保養、更改、修理和拆除工作,但是條例中第 14(3)條所規管的只有水管系統的建造和安裝
  2. 法政匯思促請發展局認真考慮將另外四種的水管工程,即保養、更改、修理和拆除水管系統的工作,均納入第 14(3)條的規範內,以確保所有水管工程中所用到喉管及裝置的性質、大小及品質均會與所訂明的規格相同。
  3. 否則,未來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在建造和安裝的過程中,雖然安裝的喉管及裝置與所訂明的規格相同,但在修理、保養或更改時,可能會換上一些與所訂明的規格不相同的喉管或裝置。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怎可以全面和持續地確保食水的安全?

控罪欠阻嚇性

  1. 另外,法政匯思認為新加的控罪仍有不足。首先,新加的控罪並不規管承建商。
  2. 此外,有關控罪的罰則並不足夠。修訂條例沿用現行條例內的第 4 級罰款為罰則,即罰款 HK$25,000,此金額對比整體工程來說實在微不足道,欠缺阻嚇性。
  3. 法政匯思希望發展局可以從考慮加強刑罰,將最高刑罰訂為監禁。至少,法庭對於屢次觸犯有關條例的人士,可以有空間考慮判處更高的刑罰。

法例沒有提供「性質輕微」的定義

  1. 另外,條例中的第 14(2)條和 15(2)條分別為「性質輕微」的更改和更改或修理工作提供一個豁免。但是,法例裡並沒有提供「性質輕微」的定義。在此情況下,「性質輕微」的定義不清晰,而水務監督亦有空間在不同時候、不同工程裡採用不同定義,什至可以隨時更改定義,該犯規的人士逃之夭夭。
  2. 因此,法政匯思促請發展局在條例裡加入「性質輕微」的定義,防止水務監督濫權,確保食水安全。

結論

  1. 綜觀以上各點,法政匯思認為發展局是次所提出的修訂,實為不足,並未能達致確保食水安全的目標。
  2. 法政匯思希望指出,是次《水務設施條例》的修訂(i)沒有任何有關食水安全的字眼;(ii)沒有提供任何關於食水水質的標準;(iii)沒有制定任何有關驗水以確保水質達標的要求;及(iv)沒有成立任何獨立機制去監察水質。
  3. 法政匯思促請政府儘快立食水安全法,並制定相關措施去確保食水安全,保障市民健康。

法政匯思

2017 年 6 月 1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