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個團體發表咗個報告,話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供不應求,如果你想利用當值律師服務提供嗰個「免費法律諮詢計劃」,就更加要輪候八個禮拜,先得個半小時嘅義務律師會見。個報告仲話啲義務律師「投入度不足」,提供埋啲「半桶水」服務㖭。

匯絲瑪麗有為「免費法律諮詢計劃」提供過服務,亦都有定期去一啲地區議員辦事處幫手,所以對個情況都有些少了解,喺度不妨同大家吹下水。

去得搵免費法律諮詢嘅市民,一般都係冇錢請律師嘅基層市民,佢哋遇到法律問題求助無門嘅心情,匯絲瑪麗看在眼裡,有時都覺得不忍。但個需求咁大,願意義務提供服務嘅律師就得咁多,於是乎每個市民可以分配到嘅資源就十分有限。匯絲瑪麗試過一晚睇十幾二十個「街症」(因為市民在議員辦事處輪候見律師,就好似喺醫院掛號睇症),儘管匯絲瑪麗馬不停蹄狂踩三個幾鐘,但每個人最多都只能夠分配到十幾分鐘,好多時就算用急口令咁嘅速度,都答唔晒市民嘅問題。

點解冇多啲律師願意義務提供服務?有啲律師本身工作忙到覺都冇得瞓,有心無力(尤其打緊工嘅事務律師,基本上有好多同賣咗身畀間律師樓冇咩分別)。有啲律師搵錢至上,咩義務呀、公義呀於佢哋只係浮雲,唔會有興趣提供免費服務。匯絲瑪麗當然亦都認識不少律師及大律師願意提供免費法律諮詢(甚至願意義務為一啲值得幫嘅案件打埋官司),不過相對個需求嚟講,都只係小巫見大巫。

資源有限帶出起碼兩個問題:第一,時間有限,律師好多時只可以約莫講下有咩法律程序或行動可以幫到佢,但具體細節一定欠奉,好多時個結論就係「你去正式搵個律師幫你搞啦!」對個市民嚟講,你就好似拋返個波畀佢,完全幫唔到忙:我就係冇錢先嚟搵你,你就叫我畀錢去搵律師,咩玩法?

第二,資源有限,冇得話只回答同妳熟悉嘅法律範疇有關嘅問題,妳一晚要回答嘅問題可以由家事法到僱傭條例,從土地法到刑事再到司法覆核,妳瓣瓣都要講到幾嘴。當然,如果辦事處職員幫手事先攞定文件,妳可以做定功課問定人,但識嘅始終有限,加上好多幫手做免費法律諮詢嘅律師本身嘅年資尚淺,難免畀人「半桶水」嘅感覺。

有冇辦法改善?除咗好似開頭個團體建議咁,要律師會及大律師會大力推動義務律師服務,或增設社區法律中心,為基層市民提供意見之外,匯絲瑪麗覺得最重要都係提倡義務法律工作呢種文化,除咗鼓勵個別律師之外,更理想就係鼓勵埋律師樓積極參與義務法律工作,查實外國好多律師行都有撥部分資源,等佢哋嘅律師喺有糧出嘅情況下,為社區提供免費法律服務,有啲甚至有請埋律師,全職提供免費法律工作,呢啲咪叫做誠意囉!

匯絲瑪麗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6月1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