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歷歷在目;八九六四從未忘記;但對遙在50年前的六七暴動,大家還餘多少記憶?

日前筆者出席了法政匯思及其他專業團體與羅恩惠導演合辦《消失的檔案》私人放映會,一起欣賞這齣有關六七暴動的紀錄片。名為「消失的檔案」是因為現存有關六七暴動的資料絕無僅有,香港的官方紀錄亦殘缺不全,完全不能反映事件對當年社會做成的嚴重影響。有見及此,羅導演花了逾4年的時間,翻查大量泛黃報章、策劃運動的私人筆記及英美解密檔案,又親身訪問了多位當年運動的參與者及其後人,以近乎「潔癖」的求真精神把六七暴動的來龍去脈拍成紀錄片,製作過程殊不簡單。

可是,令人失望的是,紀錄片完成後,居然沒有戲院願意上映。雖然原因不明,但相信是題材過於敏感所致。因此電影需要私人放映。而選擇在五月十六日放映亦有其意義:左派陣營在1967年5月16日於土瓜灣工聯會工人俱樂部舉行會議,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可謂是六七暴動的開端。

紀錄片揭露了五十年前香港的一段瘋狂歲月。概括來說,六七暴動是一場由中共策劃,透過煽動基層和缺乏獨立思考的民眾擾亂公眾秩序,企圖藉此從港英政府手上奪回香港的暴亂。最後造成多人傷亡,經濟癱瘓,人心惶惶。其中,中共的手段包括篡改、誇大和捏造新聞 (例如把一位少年的死因改寫成被警察打死、有人意外失足死亡則封為烈士、又把無人死亡的衝突誇大成死了二三百人的大屠殺)、培育地下黨員、收買民眾參與示威和舉辦洗腦大會等等。片段中的人揮舞毛語錄,連群結隊地高喊一些民粹主義的口號,又提出無理要求 (例如要求港督聽他們頌讀毛語錄),情緒高漲,青筋暴現。這些場面不禁令人聯想到今天一些親政府的示威。

此外,紀錄片訪問了當年的左派領導及他們的後人、炸彈隊成員、工會領袖和愛國學生等親身參與者,更有前警務人員、新聞處高官、記者、以及多位目擊者、受害者親述經歷。筆者觀察到,這些受訪者當中,大致可分為三類人:懺悔者、懊悔者和無悔者。

懺悔者

片頭訪問了六七暴動的策劃者、煽動者和參與者,包括前《文匯報》社長吳荻舟的後人、前《大公報》副總編輯羅孚及其後人、前中共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和前培僑中學學生黃耀堃等人。這些人當年聽從中共指示,組織各階層的示威和罷工罷課,又煽風點火,為「反英抗暴」造勢。可惜,在六七暴動之後,各人都得不到國家的重用。吳荻舟因在暴動後期良心發現,阻止了槍枝和八千餘把斬蔗刀運來香港,減輕傷亡,卻被中共視為叛徒,自己和家人均被批鬥和發放勞改;羅孚則無端被中共判間諜罪而被軟禁十年,因而承認自己在六七暴動期間,捏造新聞,為極左文宣致歉。另有梁慕嫻受林彬被左派暴徒燒死事件影響退出共產黨,並寫下《我與香港地下黨》一書;和黃耀堃反思自己當年的行為乃是由於缺乏批判性思考。這些人屬於懸崖勒馬、良心未泯的懺悔者。他們對六七暴動的反思,及認錯的勇氣(姑勿論是否與中共反目所導致),值得後人尊敬。

懊悔者

另一類的懊悔者,乃是當年少不更事,滿懷一腔「革命」的熱誠,被中共利用和煽動直接參與六七暴動,又被用完即棄者。當中有當年帶頭罷工的公務員、前左校學生、少年犯和前炸彈隊成員。儘管他們事實上被國家遺棄、又懊悔當年走得太前,導致前途盡毀,但他們在中共再次聯絡下,又甘願再作棋子,組織示威要求港府平反,實為無可救藥。

無悔者

最後一類,亦是最厚顏的一類人,就是那些對六七暴動毫無反省、至今仍堅持當年的暴動乃是「愛國運動」的人。他們當年亦參與其中,與前者不同的是,他們很多都在九七後雞犬升天,成為港府要員或建制派高層。像工聯會、67動力研究社等團體,居然無視當年受害香港市民的感受,為當年的暴徒舉行公祭,更稱他們為「民族英雄」,行為與拜祭戰犯無異。

現代啟示

影片放映完畢後,有導演羅恩惠及時評家劉銳紹作映後座談。羅恩惠警告,今日中共的干預香港政治的手法與六七時大有相似的地方,令了解這段歷史更為重要。她亦勸喻觀眾要保持樂觀,積極發揮崗位內可做之事,防止下一代被統戰和洗腦。劉銳紹則分享他當年作為參與六七暴動的一員「小鬼隊」的經歷。他指當年的人是「披着正義的外衣,行不義之事」,人性的扭曲令他最印象深刻。但他亦寄語觀眾,香港正處於一個與強權搏鬥的時代。捍衛民主、人權、法治、自由等核心價值尤為重要。

筆者認為,六七暴動對當世的意義,並不只限於警惕中共的手段或捍衛核心價值,而是作為一個公民,我們應備有獨立的批判性思考,不能隨便將媒體發放的訊息照單全收。雖說六七暴動是由於訊息不通,人們難以辨別真偽所致。但在資訊泛濫的年代,這危機一樣存在。另外,我們亦必須警惕任何極端的民粹思想。近年有不少團體以某族群身份自居,又鼓吹使用極端的抗爭手法排外。這些苗頭,不分左右,也必須防範。在捍衛核心價值的同時,我們宜對這些核心價值有深入的了解。不然,我們也有可能為達到政治目的而扭曲核心價值,又或者盲目追隨某政治人物,把他/她的說話當成真理。至於抗爭手法方面,六七暴動告訴我們市民的支持永遠是最重要的。六七暴動的崩潰,正是因為市民對日益激進、日益失控的抗爭感到厭惡。影響民生 (例如當時有人放炸彈於電車軌上,令工人不能上班) 的手段更是不可取。

總括來說,此紀錄片甚具教育意義。導演對每個細節的求真精神、對每則史料的瞭如指掌,更是令筆者佩服。筆者誠意推介這部作品,亦再一次感謝羅恩惠導演及其團隊不辭勞苦,為年輕一代的我們帶來當年的真相。

文:林學舟@法政滙思

(原文載於2017年5月24日《評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